趙宗柏說道:「任命陳凌同志,成為地獄火突擊隊的首任隊長,你的副隊一直到每一個隊員,又你自己去挑選。」

「作為西南軍區司令,我只有一個要求,地獄火突擊隊,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趙宗柏說話聲越來越高,到最後直接吼了起來。

伴隨著他的話音,辦公室里的氣氛變得異常嚴肅,一股股濃烈的威壓不斷騰起。

陳凌挺直腰桿,敬禮。

「是。」

趙宗柏手一揮,低聲道:「走吧,老子這次背了很大的鍋,給我好好乾,回頭我去檢閱,對了,沒什麼事情,別麻煩我,我還要寫保證書。」

我去……還真是寫保證書啊?!

看著趙司令一臉無奈,陳凌與何衛軍深感不妙,連忙告別,溜了出去。

開什麼玩笑,都害得司令員要寫保證書了,誰還敢逗留?

出來后,何衛軍看著陳凌,道:「小兔崽子,你這次的地獄火突擊隊,一旦試驗成功,或許,你的組織關係就要調離龍牙了,甚至,離開我們西南軍區。」

說話間,何衛軍眼神里多少有些無奈。

這是實話實說,陳凌的優秀誰都看在眼裡,之前趙司令三番五次擋下那些軍區首長的長手,才保得住陳凌。

沒辦法,陳凌卻越發優秀,就越容易被軍區總部看上,去軍區總部,那是遲早的事。

如果軍區總部出手,趙司令想保都難。

何衛軍看得很明白,內心不由的有點惋惜。

陳凌這個戰神,真是百年難遇的奇才,但是,總不能為了保住陳凌,而阻止他的成長吧?

肯定不會,所以他與趙司令才這麼支持這樣的瘋狂計劃。

怎麼說陳凌還是自己軍區走出去的兵,將來說起來,也有面子。

「這……」

陳凌聞言一愣,他倒是沒有想到這一層關係,純粹是想著強軍。

他有點不理解問道:「龍頭,你不會像對待龍戰一樣,丟我去東南軍區什麼的吧?」

何衛軍一臉苦笑,道:「你小子說什麼,你要是調離,肯定往上走,說不定直屬軍部,哎,翅膀硬了,我也控制不來。」

這話,他倒真不是吹的。

因為今天聽趙司令話里的意思,這次陳凌能成功,就是軍區葉佬出面,壓下五大軍區的老大。

葉佬什麼人?

軍區總部的領導人之一,他要是發話哪個軍區不得好好掂量一下,再說這個全國範圍的大計劃,也相當於給國家培養軍人,各大軍區也不好推脫。

不過,葉佬為什麼給西南軍區這麼大面子?

難道就因為陳凌是西南軍區的兵?因為他優秀,就給他更多機會?

開什麼玩笑,按照軍部的作風,絕對是把陳凌當自己人在培養了。 傲天戰團的戰旗隨風揮舞!

兔人們大軍朝著五號據點緩緩進軍。

大部分兔人都是在地上步行,也有十幾名兔人在天空中飛行,他們進入小世界后就開始突破,已經有十幾名兔人晉陞為御空境,其中大部分是小隊長,飛在最前首的是一位身形高大,滿臉鬍鬚,頗有些將軍威嚴的兔人。

後方面一名小隊長稍微靠前道:「兔雄團長,我有點不太明白,既然咱們傲天戰團在狼牙小世界近乎無敵,為何不快速推進,佔領整個小世界,好趕快完成任務,回到雲琅域。」

兔雄笑道:「你呀,還是太年輕,戰場局勢是很負責的,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小隊長有些摸不著頭腦:「我不懂!」

兔雄看到身後一群心愛的部將都露出好奇的神色,解釋道:「狼牙小世界,是人族和萬族之間的通道,對兩邊是至關重要,按理說都想一口吞下,可誰能吞的下呢?」

小隊長仰頭道:「現在的情況,我覺得我們傲天戰團可以吞下。」

聽到這句霸氣的話,其他兔人的心情頓時激昂!打了這麼久,他們傲天戰團確實難逢敵手,若不是雄霸多次叮囑他們要低調隱忍,他們早就攻到人族的的大本營了。

雄霸有些無語:「你想錯了,人族是不可能允許我們佔據整座小世界的。現在戰場雖然對人族不利,但他們也只是緩緩增兵,你們知道為什麼?」

小隊長一臉問號,確實如此,這麼重要的戰場,不但進來的人族軍隊不多,異族那邊也只是派出少量部隊過來,兩邊似乎都是很不在意的樣子。

雄霸道:「主要是因為高級武力進不來,我們這些低級武力也只不過是進來探探路這樣子,只要能維持局面就好,獨吞小世界是不可能的。若是我們現在打到人族大本營,空間裂縫外的上千萬的蛻凡境人族軍隊會一窩蜂衝進來,我們這幫兔人是絕對擋不住的。」

「反之,若是異族危機,也會這麼做的。」

「我們這些低級武者打來打去,在雙方高層眼裡根本就像是小孩子打鬧,他們根本就不在意。」

小隊長們恍然大悟,想想確實如此,低級武者再多有什麼用,兩邊都可以採用人海戰術,就算小世界丟了,也可以奪回來,只要要多犧牲一些低級軍隊。

一名小隊長感慨問道:「原來如此,現在雙方都是在拖時間?等著裂縫穩定后,再派出高層力量一決雌雄?」

雄霸點頭道:「應該是這樣了,自從這個通道被發現,無盡的戰事就已經難免了,徹底停不下來了。」

「所以,咱們是出工不出力?難怪您對打仗興緻缺缺,還很少擊殺人族軍隊。」

雄霸搖頭道:「當我們被食金獸大人帶走時,領主大人給了我一個眼神。」

「領主大人!」

一想到他們的領主兔傲天,眾多小隊長的眼眶立刻就濕潤了。

他們本來都是一些被強族隨意欺凌的流民,是領主大人手把手帶他們,打擊外地,增強實力,他們才有了今天的一切。

「什麼眼神?」有人問道。

雄霸思忖一下了,道:「至今我也沒有解讀出那個眼神所要表達的意思。」

「我經常會想,領主會希望我們做什麼?我一直在猜測。」

「領主大人帶我們拿到了百族大戰的第一,是為了讓我們樹立起必勝的信念,所以我們傲天戰團一往無前,士氣高昂。」

「領主大人善待弱小,連那些被作為獎品的人族他都要小心呵護,頂著各族妖王的壓力也要保全他們。所以我不輕易擊殺人族,哪怕是在戰場上。」

「臨被食金獸帶走之時,大人卻給了我一個眼神。雖然我不知道那個眼神的具體含義,但我知道,我們不是食金獸的奴隸,我們是領主大人的手下。」

「我們傲天戰團只聽命於傲天領主,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

雄霸的話鏗鏘有力。

其他小隊長都是感同身受,一起道:「我等只為傲天領主效命。」

一人眼眶濕潤了:「好想跟著領主大人征戰四方。」

另一人道:「傲天領主是神龍一般的人物,我們何等榮幸,能在他的麾下那麼久,或許,以後我們都沒有機會再見到他了吧。」

眾人默然。

這時一名眼尖的兔人突然叫道:「五號據點到了,僅有一人守衛!」

雄霸眼神一凝,道:「不可輕敵,準備戰鬥!」

隨著據點逐漸拉近,雄霸看清遠方的人影,突然猛的一愣,眼眶瞬間濕潤,狂喜喊道:「是傲天領主,大人來看我們了。」

說完,激動的帶著傲天戰團瘋了似的撲向下方。

.

早已經變身兔人的陳玄,等待了多時后終於等到了傲天戰團。

看著眼前跪了一地的兔人,陳玄一擺手:「都起來吧!」

稍微慰問了了一下,他帶著兔雄進到一座木房內。

「現在狼牙小世界內情況如何?異族軍力如何?」

「稟領主,異族在小世界的安排同人族一般,除了傲天戰團以外,還有一支主力部隊,是由不少低等納元境異族戰士組成的,大概有上千人,狼牙小世界內的所有異族軍隊,都由一名年幼的食金獸大人掌控。」

「我們傲天戰團因為戰功卓著,在戰場上的自由度比較高,除了輔助異族主力部隊和人族主力周旋,一般遊走在各戰線,攻佔或者守護一些前線據點。」

陳玄點了點頭,果然如他所料,人族和異族兩邊還沒有動真格的。

「傲天戰團實力如何了?」

「稟領主,傲天戰團所有成員自進入小世界后都開始突破層次,現在已經有十五人成功突破,其他人皆是失敗。」

陳玄繼續點頭,一百個蛻凡境巔峰修為的兔人,能有十五人晉陞御空境,這個成功率已經很高了。

異族的實力主要來源於血脈之力,但身在靈氣濃度較高的萬族戰場,天長日久下來,他們也總結出了一整套的元力修鍊方法,其層次劃分與人族差不多。

對於一般武者來說,想要提升到更高層,每次晉陞都是有失敗率的。

當然了,打好鍛體期基礎可以大大提高突破成功功率,神級鍛體可以輕鬆晉陞御空境,而大道鍛體必然能突破到尊者境。

只是,大多數武者都沒有衝擊神級鍛體的資本,所以很多都卡在了在蛻凡突破御空境的這一步。

傲天戰團的兔人們能有15%的突破率,已經很高了,能有這麼高的突破率,應該是因為之前使用了食金獸血脈藥劑的緣故。

上等異族的血脈更為純粹,層次突破起來就很簡單。

想了想,陳玄拿出了一個瓷瓶,道:「這其中有三十滴尊者境妖獸的精血,你發給一些表現優秀,且尚未突破的戰士!」

若是在突破的時候,輔以特殊的天材地寶,可以大大提高突破成功率。

晉陞御空境時,御空境妖獸精血可以提高一成的突破成功率,尊者境妖獸精血則可以提高三成。

這三十滴尊者境妖獸精血,全部來自於蒼古世界暗河中捕獲的小魚。

陳玄積攢下來,就是為了能讓更多的手下晉陞。

兔雄一怔,領主大人對它們這些手下,還是一如既往的慷慨。

有了這三十滴尊者境妖獸的精血,傲天戰團至少能再造二十多名御空境高手!

傲天戰團實力大增,在狼牙小世界將更無敵手!

他鄭重接了過來,道:「我代戰團的所有兄弟感謝領主的賞賜!」

陳玄點了點頭,他大概的估摸過,傲天戰團的兔人們,都吞服過大力丸等強化身體的丹藥,又煉化過稀薄的食金獸血脈藥劑,再加上強悍的「天神下凡」技能能變身為幾十米高的巨人,各項實力提高二十倍以上,還有狂化。

這麼多層的加持下來,哪怕是蛻凡境巔峰的兔人,一對一跟御空境初期修為的對手打起來,都不會落入下風。

何況現在,傲天戰團又有十幾人晉陞為御空境,基礎實力大大提升。

難怪馬隕一聽說傲天戰團來了就立刻撤退,真要打起來,傲天戰團比起學生軍的基礎修為要高上不少,人數也佔優,不使用技能還好,若是全體激活天神下凡,學生軍這邊瞬間就要崩掉,至少也要傷亡過半。

軍方評估倒也挺符合實際的。

而現在陳玄給出精血,又將給傲天戰團帶來二十名御空境高手!

可僅僅這些還不夠,要玩就玩波大的,他要讓傲天戰團在小世界再無敵手!

因為自己的安全已經受到老金和孫騰的威脅,而過幾天,父母也會進入小世界!

為了父母的安危,他必須肅清一切威脅。

想到這,陳玄笑了笑,又拿出了一百支水晶試管。

看到陳玄手中的東西,兔雄心頭猛烈震驚,這東西他見過,上次陳玄給的就是這種藥劑!戰團兔人們服用之後,僅僅三天就改頭換面,實力提升至少一倍,身體各項素質大大加強,還生出了中級物抗魔抗,防禦力猛升,而且一些兔人還領悟出了落石術。

那種藥劑太厲害了!

眼前的這種藥劑,其內雲霧升騰,隱然間能察覺到好像有模糊的食金獸身影困在其中。

這次的藥劑,比上次的還要更神奇,威力絕對更大!

兔雄興奮極了,接著又感動到幾乎熱淚盈眶。

再沒有什麼比實力的快速提升更讓人感覺過癮的了。

領主大人竟然一次次的將這麼珍貴的東西賜給他們。

自己一定要帶著戰團竭盡全力的報答領主大人。

「大人,我們要怎麼做?」

接果藥劑,好不容易才冷靜下來的兔雄問道。

領主大人來了,他才感覺有了主心骨。

陳玄笑了笑道:「儘快提高實力!至於戰場上的事,你們繼續像以往一樣就可以,近期你們就繞著人族的學生援軍遊走,我需要你們做什麼的時候,會親自過來找你們,或者派巨鷹、木妖過來報信。」

有老金在身邊虎視眈眈,陳玄總是放心不下,所以要保證傲天軍團就在附近,以便隨時利用。

「遵命!」

陳玄又道:「還有一點,在遇到戰事的時候,不要擊殺人族,打退即可,這點很重要。」

這一點是陳玄比較在意的,雖然傲天戰團是異族部隊,又被食金獸調撥,免不了上戰場,但他決不允許自己的手下屠殺人族軍人,這是底線。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