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笑笑聽到婦人這樣說,一瞬間似乎全都明白了。

忍不住的往後退,就連婦人想要再次擁抱她,也被她躲了過去。

「爸爸,你告訴我,這是真的嗎?」即使明白,蔡笑笑還想抱着那一點點幻想。

男人只是點點頭,沒敢看蔡笑笑一眼。

即使不是親生女兒,可是疼了十幾年了,怎麼可能沒有情感,怎麼可能真的捨得她去面對着末世的殘酷。

可是,他沒有辦法,比起這個,他更不願意讓蔡笑笑知道那一個能夠徹底的毀滅她的真相。

蔡笑笑再一次仔細觀察著門前的兩人,身體忍不住的發抖。

這就是她的父母,不,這不是她的父母,她的父母已經在一場車禍去世了,眼前的這一隊夫婦只是收養她的一對夫妻,親生女兒回來之後,要迫不及待的將她趕走。

蔡笑笑搖搖頭,「不,我不會離開安全區的,我孩子的父親在這裏,我要去找他,不過,我答應你,我永遠都不會再去見你。」

蔡笑笑恆冷靜的說出這句話,沒有感情,沒有波瀾,更像是在談判。

此時的蔡笑笑怎麼可能不悲傷,只是悲傷的盡頭或許就是那種極致的冷靜吧!

「不,他不是,,」

「珊珊!」

蔡珊珊想要說話,卻被婦人打斷。

蔡珊珊看了看婦人請求的眼神,有些無奈。

「你不能去見他,因為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這不僅是爸爸媽媽的意思,還是席文的意思。他不想要這個孩子,如果你執意的要這個孩子的話,席文也不會承擔一分當父親的責任。」

蔡珊珊走到蔡笑笑的身前,拉着蔡笑笑的衣領」我明天會派人送你離開安全區,如果你不走的話,我不介意傷害你腹中的孩子,快要六個月了吧!真是可惜啊!「

蔡笑笑的雙手一揮,這一次,沒有留一分力,將毫無防備的蔡珊珊給推到在地。、

「我不信,除非他親耳告訴我。」

蔡珊珊有些驚訝,但沒有絲毫的生氣,起身隨意拍了拍身上沒有的灰塵。

「像你這樣的人,沒有一點本事,只會在這末世苟延殘喘,你覺得席文還會喜歡你嗎?」

「哦,少說了一點,還會在末世打着蔡家的名號招搖撞騙,讓蔡家賠給了希望安全區多少的東西,這都是你的手筆吧!真不知道像你這樣的腦子,居然還能成功的保護自己的孩子。」

「你也只有這一點了吧!除了這個,你還做了什麼?」

蔡珊珊的一句句話,將蔡笑笑貶低的一文不值,可是蔡笑笑居然沒有任何反駁的話,是啊!除了這個,她還做過了什麼?

沒有能力,遇到事情只能坐以待斃,或者打着蔡家的旗號,將人嚇走。

從來沒有想過要靠自己,想的永遠都是怎麼依靠他人。

想她這樣的人,席文怎麼可能會喜歡她,怎麼可能還會像以往那樣的喜歡她。

這可是末世,沒有人想要有一個累贅在身邊,熱蔡珊珊,她的空間能力整個安全區無人不知的強大,不像她的空間小的可憐。

蔡笑笑獃獃的坐在椅子上,連他們幾人如何離開的都不知道,連天什麼時候亮的都不知道。

蔡珊珊派送蔡笑笑離開的人已經到了賓館,蔡笑笑依舊坐在椅子上,絲毫沒有動。

「小姐你好,我是蔡小姐派來將你送出安全區的人,你要不要收拾一下。」

蔡笑笑看着來人,三十歲的年輕男子,在這個末世中,男人的能力普遍的大過女人,所以在外做事的大多都是男人。

蔡笑笑搖搖頭,起身朝門外走去。

出賓館大門的時候,趁著男人不注意,蔡笑笑用她最快的速度,逃離男人的視線。

本來她準備先跟爸爸媽媽匯合后,在去席家找席文的,可是現在她只能先去席家,她不相信,也不願相信,席文會這樣對她。

蔡笑笑剛跑到半路上,就發現了席文。

席文正在和蔡珊珊坐在一起,開車遊街。

目的就是要看看黎明安全區的現狀,還有展示蔡家和席家兩家的實力,防止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蔡笑笑使勁的往最前面擠,此時也沒有能力在顧及腹中的孩子了,她現在最想要的就是讓席文看到她。

蔡笑笑很容易的就擠到了最前面,畢竟她是一個孕婦,沒有人會和一名孕婦置氣,只是有不時的嘲諷聲,蔡笑笑都沒有管。

她使勁的向席文揮手,果然,席文看到她了,可是下一刻,蔡笑笑的心就更冷了。

席文只是輕蔑的看了蔡笑笑一眼,就伸手抱着不遠處的蔡珊珊,完全沒有將蔡笑笑放在眼裏。

「多般配的一對啊!」

「是啊!快結婚了吧!結婚後又是一對甜蜜的小夫妻。」

「那可不,他們兩個真是整個安全區里最般配的了。」

,,,,,,

一句一句在蔡笑笑的耳邊響起,蔡笑笑再也看不見眼前的景象了,不知不覺的倒在了地上。 裴舒凌被陳炳方指責的時候,緊張地看向了陳欽南,陳欽南不像他們一樣暴躁,他聲音朗潤溫和:「國家內憂外患之際,每個人各司其職便好,陛下讓陳將軍守好京城護住皇後娘娘,將軍做到了,我的職責是守住泉州,我自責失策,但也算盡職盡責,如今泉州城水寇已退,副將協助文臣一併做戰後重建工作,裴將軍駐紮晉中多年,保一方和平。

原本大家各司其職,一切安好,是晉陽等人裏通外敵背叛朝廷,他們才是罪人,咱們痛失英主,如今正該統一戰線扶持新君登基,誅殺叛黨,幫助南方諸城恢復戰前繁榮才是,皇後娘娘深明大義,自然也能明辨忠奸,追隨她者不會薄待。」

雖然都是武將,但陳欽南出身世家,從小便是文韜武略格局大開,他此番進京,並沒有帶軍隊來,泉州水寇剛退,滿城瘡痍,他將戰後重建工作安排好了,交給副將執行,孤身一人北上,先去了晉中找裴舒凌,勸說裴舒凌帶兵和他一起進京。

裴舒凌在晉中做了多年的土霸王,不太想挪窩了,因此蕭錦麟讓他帶兵平叛的時候,他找了個借口不去,平叛這種事情,誰做誰倒霉,贏了那是分內之事,本身元氣大傷,輸了那就更是分毫不剩了,還要背負罵名,他可不去。

他沒想到蕭錦麟御駕親征會死在姑蘇,這一下亂了套了,他也一直在關注京城和各地將領的動向,陳欽南來找他進京勤王,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他只考慮了一個晚上,便跟着陳欽南來了。

蕭錦麟為什麼對裴家格外優待,不就是因為年少時犯下的錯,就算知道裴舒凌有小算盤,他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只要他護得住中原太平就行。

蕭錦麟已經死了,他現在還窩在晉中不動,以後不論誰上位,晉中這塊是一定要換人坐的,從龍之功就是現在。更何況他的妹妹妹婿還在京里,他可就剩這一個妹妹,妹婿也給了他來了信,信中闡明自己堅決擁立皇后和大皇子之心,希望他能發兵援助。

陳欽南自己不帶人,讓裴舒凌帶人,也是在給裴舒凌機會,如今他們在京城門口和陳炳方對上,陳欽南再次發揮了自己的好口才,勸說陳炳方和他們統一戰線。

吵歸吵,陳炳方不可能和他們開戰,打起來落個兩敗俱傷,讓有心人士坐收漁翁之利,他們都玩完。此時陳欽南把台階擺在他面前,他再不下來,以後怕是沒有更好的機會下來了。

陳炳方帶着陳欽南和裴舒凌進宮,軍隊暫時駐紮在城外,法華殿裏周王趙王等人連同宗親朝臣一致對峙皇后,對她給出的交代很不滿意,陸離讓人守好陸煥之的屍身,誰都不準碰。

陳炳方進來主持公道,眾人看到他帶來的陳欽南和裴舒凌時,便明白皇後為何今日如此硬氣,原來是她的靠山來了。

陳炳方查驗陸煥之的屍身,確實是死透了,當即對皇後下跪投誠:「弒君叛黨已除,我等也遵循約定,新君登基全憑皇後娘娘做主。」

趙王大叫:「這就算結束了?說好了要讓她手刃叛黨的,咱們也沒看到……」

周王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他別再揪著這事,他提起了另一件事:「那這叛黨的屍身該如何處置?叛國弒君,總不能還留全屍吧?」

陸離神情冷淡:「燒了,挫骨揚灰。」

周王問何時燒,在哪兒焼,他們要去觀看,陸離淡淡說道:「叛黨也不止他一個,其他人的死活你們不關心,只盯着他作什麼,死都死了,還揪著屍首不放,將其他叛黨一併處死,城外刨個坑一起燒了吧。」

她口中的其他叛黨,包括晉陽衡陽和她們的子嗣,也包括陸家其他人,甚至連剛出生的嬰孩都沒有放過,定在蕭錦麟出殯那日,午門斬首示眾,也就是說,陸煥之的屍首也要再放這麼些天。

他們還想揪着陸煥之的屍體不放,陸離可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晉陽長公主親口招供,趙王周王和她達成結盟,她在外起兵,趙王周王在京城逼宮,陳炳方也承認趙王周王聯繫過他,只是他忠君愛國沒有同意罷了。

陳炳方沒有同意,夏首輔和兵部尚書可是同意了,陸離以逼宮造反的罪名將這兩位文官也一併拿下了,都是抄家滅族的罪,成年男子全部殺了,婦孺流放。

一時之間京里人心惶惶,城外是重兵駐紮,城內是風聲鶴唳,家家戶戶大門緊閉,搞不好哪天一覺醒來,隔壁的鄰居就被當成叛黨捉拿了。

倉促登基的蕭正楠對這些事情說不上話,但他還是向陸離求情,想保住夏梓實,陸離滿眼冷意:「你忘了他的曾祖父是怎麼逼我的,若是他們贏了,你我還有活路嗎?」

蕭正楠低頭喪氣:「可梓實什麼都不知道啊,他曾祖父做的錯事,要讓他來承擔嗎?」

「可他已經記事了,你殺了他一家人,還能指望他和你做好朋友嗎?還是你覺得,人是我殺的,你救了他,他要恨也是恨我,還會感激你呢。」

蕭正楠猛搖頭,他說:「我就這一個朋友,無論如何,我想保住他,求母后給他一條活路吧,我會教他忘記仇恨,不會讓他恨您的。」

陸離心裏在冷笑,忘記仇恨,可能嗎?蕭錦麟是不是也認為晉陽她們會忘記仇恨,最後卻給了他致命的一擊。站在現在的位子回頭看,她才知道自己當初的心軟求情有多可笑,蕭錦麟要斬草除根不是沒有道理的,當初就應該將嫡系一起剷除了,現在他們就不會陰陽相隔。

「你是皇帝,你想保住誰便能保住誰,不必求人,但是我必須告訴你,宮裏是不留外男的,他若想留下,得按宮裏的規矩來。」

蕭正楠知道她的意思,要留下也不能再當主子了,那就在他身邊當宮人,有他護著,誰敢欺負梓實呢。

。 英倫足壇即將迎來超級巨星的駕臨,這不是什麼新聞,從冬天開始,齊策就將前往英超的新聞就越來越多,人們都已經看了大半年都快看膩了。

唯一的懸念就是,齊策到底去哪裏?

現在,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斯坦福橋即將迎來真正的王牌巨星!

夏天的藍橋,每天在球場外都會有很多球迷駐足,停留,然後還有很多球迷舉著標語:簽約齊策!他能帶來大耳朵杯!

在轉會傳聞最激烈的那幾天都是如此,郭志斌現在就在斯坦福橋球場前面的廣場上,他的心情非常好。

就在前幾天,郭志斌向自己的女友求婚成功,這是他人生中的一件大事,除此之外,另外還有一件大事。

他已經和齊策在前段時間商量好了一個企劃,為齊策頭五年的歐洲生涯出一本書,講述齊策從初臨歐洲到金球先生的故事。

雖說,這個年紀出自傳性質的書有點太早,但不可否認的是齊策已經做到了沒有一個中國人達到的高度,齊策本人也很希望把前幾年的故事拿出來和別人分享,也許可以幫助到更多小球員去往歐洲留洋。

這本書一定會是爆款,熱銷款!

跟着齊策混了五年的郭志斌已經掌握了絕對的流量密碼,幾乎註定會為郭志斌帶來不菲的收入,現在自媒體已經開始有發展的苗頭,郭志斌也決定過兩年說不定就可以辭掉工作,自己干。

美人,事業雙雙進入騰飛狀態,郭志斌怎麼能不開心。

當然,工作還是得繼續的。

之所以選擇今天來到斯坦福橋,郭志斌已經是聽到了風聲,齊策已經決定加盟切爾西,他已經寫好了新聞稿,然後就是來就地取材一下,看看倫敦當地球迷的感想。

「哈嘍,美女你好,我是來自中國的記者,我想採訪一下……」

郭志斌剛剛攔下一位紅髮美女,美女看到是一名黃皮膚的亞洲人,就驚喜的叫了起來:「哇哦!你是冰塊男孩的朋友嗎?他是不是要來切爾西了?」

郭志斌笑着說道:「我想很快就會了,所以你是切爾西球迷?我想知道切爾西球迷對齊策可能要加盟的消息是怎麼想的。」

美女興奮的將剛才舉著的標語亮相給郭志斌,上面言簡意賅:齊策,我愛你!

「我真的很高興!迫不及待想要見到他了,你是他的朋友的話,能不能把我的聯繫方式給他?我會願意為他做很多事情!」

「額……我想也許吧。」郭志斌有些無奈接過了這位過於熱情的美女給來的紙條,心裏想着英國的美女們現在也是那麼開放的嗎?

下一個。

這次是一名男性球迷,他看上去是一群球迷團體的頭頭,這幾天他已經舉著要買齊策的牌子站在斯坦福橋大門口好幾天了。

「我一直說過如果切爾西想要真正崛起必須要簽約齊策!」這位留着大鬍子,有點禿頂的男人用他的大嗓門對郭志斌說道:「我們他媽的總是拿不到那該死的歐冠!很簡單,我們還缺一個齊策!一個真正的超級巨星,頂級巨星!阿布肯定買不來梅西,買不到c羅,但我們可以買齊策,今年我們似乎要買很多人,但總的來說,我們必須要買他!」

郭志斌趁熱打鐵的繼續問道:「你認為齊策能為你們帶來歐冠冠軍嗎?」

「他肯定能!」

這才是郭志斌想要的答案,後續,郭志斌又陸陸續續的採訪了很多球迷,基本上能寫成一份報道:所有切爾西球迷都在等待齊策的君臨藍橋!

然而,從德國杯結束一直到英超轉會窗口開啟,切爾西官網上也還沒有出現齊策加盟的消息,也沒有達成協議的消息。

英超內部轉會窗口打開是6月9日,而國際足壇夏季轉會窗口註冊開始時間則是7月1日。

其實齊策這邊的工作已經基本結束,兩傢俱樂部只是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向公眾宣佈這個消息。

國內,齊策即將正式加盟切爾西的新聞也已經滿城風雨,當然,也有和曼城或者曼聯達成協議的新聞,很多時候,這種級別的轉會遲遲不公佈會有一點原因。

比如給媒體們一些時間去發酵傳聞,有些時候是媒體和俱樂部公關部門達成的某些協議,媒體可以靠這個賺錢,而俱樂部也可以通過這段時間完成更多細節上的談判,雙方各取所需。

當然,主動權還是在俱樂部手上,一般俱樂部也不會太過,畢竟讓球迷在樹上等著也不是什麼好事。

六月中旬。

齊策秘密現身倫敦的新聞刷爆了中英兩國的頭條,齊策和吳家文是來倫敦找房子的,儘管行程足夠私密,阿布親自派人用私人飛機把齊策從德國接到倫敦,但還是被人發現了。

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甚至,英國最大的體育媒體天空體育也發佈了一條消息:齊策已經和切爾西達成個人協議,六月底將正式官宣,轉會費大約為1.35億歐元+小將德布勞內的租借,這將刷新足壇歷史最高的交易記錄!

八年前阿布剛剛入主切爾西的時候,就曾經掀起過一陣瘋狂的金元風暴,這一次他將繼續書寫自己的傳奇,在曼城這種級別的大鱷出現在足球世界中的時候,切爾西將證明自己仍然是足球界的超級土豪!

對切爾西來說,唯一比較可惜的是德布勞內的離隊,齊策也清楚德布勞內的實力,但能增強多特蒙德也是齊策願意看到的,德布勞內從來沒有為克洛普效力過,但齊策認為僅論紙上談兵的話,德布勞內的能力和技術特點應該是非常符合克洛普的要求。

作為攻擊型前腰,德布勞內的防守能力在這個位置上是夠用的,而克洛普很需要一個能在反擊時候不降速傳出致命一擊的球員,其實就目前為止,多特蒙德隊內基本沒有能做到的。

沙欣算半個,但他的位置在中場靠後的地方,更多只能用長傳來加快速度,但長傳要接球會比較困難。

而香川真司和格策,這兩人都不是能最高效處理球的球員,香川真司強的地方在於跑位和一腳傳球,想讓他傳出滲透力很強的直塞,那得天時地利人和才行。

格策則比較相信自己的腳下技術來給對手製造麻煩,球到他這邊總得帶兩下。

如果有德布勞內那種完美的前腰模板,或許多特蒙德能夠在接下來的幾個賽季繼續保持對拜仁慕尼黑的壓力。

當然,這得齊策順利加盟切爾西才行,但現在看來已經是板上釘釘。

就在私人飛機降落在倫敦的時候,大衛·吉爾還在做最後的努力,打了一通電話給周峰希望能在談談,不過這個時候,齊策已經和吳家文在找房子了。

泰晤士河畔。

齊策總是很喜歡在河邊或者湖邊的房子,在美因茨因為經濟不允許,住在科爾馬街道是比較傳統的德國租戶群小樓,但他很喜歡美因茨希爾頓大酒店的萊茵河景房,而在多特蒙德,這個和河流或者湖水搭不上邊的地方,齊策也找了一家人工湖畔的湖景房。

而說到倫敦,自然就是泰晤士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