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尤完全被砸飛了出去,直接撞在了虛擬牆壁上。

幸好他被虛擬化,根本不擔心有啥危險,不然這一拳就能夠將他轟殺了。

「叮!任務完成,獎勵一千積分點,請再接再厲。」

呼~葉辰呼出一口氣,轉眼一看,同學都被震驚的獃滯了,見狀,葉辰很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葉辰!」

「嗯?」葉辰轉頭看向白秋,「老師有啥事嗎?」

「很不錯呢!都已經到了後天四重強筋骨的實力,你真是讓我感到驚訝啊!」白秋走到葉辰面前,臉露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額……呵呵~」葉辰不好說什麼,只得傻呵呵的笑著。

「哇!你們看哎,白老師居然笑了,我可是從沒看她笑過啊!」

「是哎是哎,沒想到老師笑起來這麼好看。」

「哦!我的天,我的小心肝都要跳出來了,我想我已經不可自拔的愛上了老師。」

……

在場的男同學,個個都是一副痴迷之色,有個別的更是連哈喇子都流了下來。

而另外一些女生,則都是一副鄙夷的表情看著他們,好像都沒見過美女似的。

課後,白秋叫住了葉辰,葉辰雖疑惑,但也停下來,讓自己妹妹先離開。

「老師還有什麼事?」

白秋走到葉辰身旁,臉上的笑容再一次綻放,轉頭對我道:「葉辰你現在已經到了強筋骨這一階段了,可以去學院的藏書閣挑選適合自己的心法了。」

「哦!好的老師,我這就去。」

葉辰應了聲,便向著學院藏書閣而去。

要不是白秋提醒,葉辰還真的忘了,可以去藏書閣挑選心法的事了。

沒一會兒,照著記憶中的路線,很快的就來到了藏書閣。

這藏書閣並沒有老師在管理,一切都靠著一套智腦在管理,凡是想要進入的,都需要進行掃描,不然根本進不去。

當然了,若是想要硬闖進去,那麼你就要受到隱藏在暗處的激光武器的轟殺。

回歸正題,此刻葉辰走到大門前進行掃描,滴的一聲,大門便打開了。

跨步走到裡面,放眼望去空間極大,這還是藏書閣的最底層,上面還有兩層,估計空間也是不小的。

暗自感慨一番,便快步的走向一個書架,這上面標示著心法字樣,說明這一個書架上,都是心法的書冊。

「小靈開啟掃描功能。」

「好的,哥哥。」

叮的一聲,掃描功能開啟了。

「對藏書閣內的所有武技心法,進行掃描複製。」葉辰命令道。

「是哥哥,已經開始複製。」

一分鐘后。

「叮!複製完成,武技類共有兩千部,其中天品武技五部,地品武技四十五部,玄品武技五百五十部,其餘的都是凡品武技。

魂技共有一百二十部,天品魂技五部,地品魂技十五部,玄品魂技三十部,其餘的皆是凡品魂技。」

「呵!還不少啊!」葉辰感慨一下。

「叮!發現特殊心法一部。」系統提示音又響了。

「嗯?特殊心法?在哪兒?」

葉辰問了句,隨後便在系統的指引下,找到了特殊心法的所在處。

「額……就是這本?」

葉辰從一個書架上,從書架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處,拿出了一本看起來很古老的書。

「叮!是的,掃描的結果是未知。」

未知?

葉辰感到很驚訝,連繫統都沒能掃描出來,這代表著什麼?

代表這本心法不簡單!很特殊!

不過葉辰只想問一句,你丫的系統不是很牛嗎?咋連一本破心法都搞不清楚?

。 突然,顧知鳶聞到了空氣之中瀰漫的淡淡的血腥味,她的心中微微一驚,眉頭皺了起來。

「怎麼了?」沈毅瞧著顧知鳶的模樣,疑惑地問道。

顧知鳶的眉頭微微一挑,輕聲說道:「對了,我想起來個事情,就是我表哥,你知道吧,上官凌,受傷了,你去替我看看,現在的傷怎麼樣了?」

「啊?」沈毅愣了一下,微微叉腰:「我好不容易來見你一次,你就是為了奴役我?」

「去不去?」顧知鳶抱著手,眉頭一挑,眯起眼睛看著沈毅。

「去。」沈毅妥協了,嘆了一口氣:「我現在就去。」

看到沈毅離開之後,顧知鳶迅速往宗政景曜的房間裡面走去。

顧知鳶來到了宗政景曜的房間外面,剛剛想要推門進去,突然聽到了冷風的聲音:「王爺,您的這傷,又撕開了。」

宗政景曜沒有回答,顧知鳶透過門縫看到宗政景曜脫下了自己的外袍,斜著身子讓冷風給自己換藥。

猩紅的鮮血,染的裡面的衣服通紅,站在門口,都能聞到絲絲血腥味,顧知鳶的眉頭微微一皺,難怪今日宗政景曜出了那麼多的汗水,原來是傷口裂開了。

「王爺。」冷風眉頭微皺:「您這傷始終好不了,難免會被人發現的。」

「本王知道。」宗政景曜緩緩將衣服穿上,低頭摸了摸側腰:「很快就好了。」

顧知鳶一聽,眼神明滅一瞬,想要這麼快好?做夢吧!隨後顧知鳶轉身離去。

裡面的宗政景曜緩緩抬頭望向了門口,冷風詫異地轉頭看著門口說道:「有人?」

「沒有。」宗政景曜說。

冷風心中微微詫異,方才自己明明都感覺到了有人靠近了,不過在宗政景曜說沒有,那就沒有吧!

顧知鳶很快便來到了廚房,廚房正在準備今日的晚餐,顧知鳶輕咳了一聲說道:「王爺最近喜歡辛辣的菜,今日晚餐做的辣些。」

李九一聽,用力地點了點頭說道:「王妃,小人記下了。」

誰人不知道今日是王爺將王妃給背回來的,無論王妃說什麼,王爺都照做了,說明王爺心中是有王妃的,他們當然要聽王妃的話了。

顧知鳶聽到答案滿意地拍了拍手,宗政景曜需要養傷,要吃些清淡的食物才是最好的,若是長時間吃辛辣刺激的,傷口能好都怪了。

顧知鳶的嘴角微微勾了起來,晚膳的時候,顧知鳶特意去了前廳和宗政景曜一起用膳。

宗政景曜瞧著滿桌子的辛辣的菜眉頭微微一皺,冷風也驚訝了一下,這廚房是瘋了么?但是他不能過問,一但過問,就很有可能被懷疑。

顧知鳶走了進去,瞧著滿桌子辛辣的菜,她的眉頭微微一皺:「王爺怎麼能吃這樣的食物呢?我叫他們撤下去重新做吧,唔,就說我不能吃辣。。」

「是,是。」冷風一聽像是得救了一般。

「不必了。」宗政景曜瞧了一眼顧知鳶,緩緩收回了目光,眼神明滅一瞬,抬起筷子開始吃飯,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我們吃飽了,先走了,你慢慢吃吧。」

幾人說着,拿起空了的餐盤便離開了。

「誒,你們……」

趙悠悠想要叫住她們,可是話到了嘴邊,卻是怎麼都說不出來了。

最終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她們離開,心中氣惱不已。

本想着藉著員工的嘴在公司裏面傳些謠言,「三人成虎」的道理還是懂得。

可是萬萬沒想到,結果和自己預計的相差十萬八千里。

不能說八九不離十,基本上是毫不相關。

趙悠悠很不明白,明明電視劇和小說裏面都是這麼乾的,效果特別好。

可是到了自己身上,怎麼就不行了呢?

帶着滿腔的不解和鬱悶,趙悠悠沉着臉,不高興的回了辦公室。

結果剛一進去,就遭遇了第二重打擊——

「這些題你真的是用心做的嗎?」

「是啊。」

看着陸晨的黑臉,趙悠悠心裏有些發慌,但是還是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結果陸晨的臉色更加難看。

「正確率不到百分之二十,往鍵盤上撒把米,雞都比你成績好。」

「你——」

「你什麼你,從現在開始,你什麼事都不用做,專心的給我把這些題都弄明白了。今天弄不完就加班,加班還弄不完就明天,直到弄完為止,否則,什麼事你都別想了!」

聞言趙悠悠頓時感到無比的崩潰。

這麼一來,自己豈不是更加沒有和霍城親近的機會了嗎?

陸晨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是故意來搗亂的吧!

陸晨早就注意到了她的不滿,卻全然沒有放在心上。

她還不值得自己去費心。

「行了,你好好整理吧,別浪費太多時間。」

說完起身走了出去。

望着他離去的背影,趙悠悠氣的牙都要咬碎了。

卻無能為力,什麼都做不了。

……

沈懷琳午休的時候,霍城打來了電話,她隨口問了問趙悠悠的情況。

得知結果的她大吃一驚,笑個不停。

「陸晨這麼有主意呢啊,之前完全沒看出來。這麼一整,就算是趙悠悠想訴苦都沒地方去,畢竟是她能力不足,怨不了別人。」

「不僅如此,她還想要在公司傳流言,只可惜眼光不行,竟然選中了人事部的那幾個人。她們見多了各式各樣的人,一開口就知道對方心裏在想什麼,自然是不會讓她如願。」

雖然霍城當時沒在現場,但是公司里的事情,幾乎沒有他不知道的。

事情一發生,霍城第一時間便接到了消息。

而沈懷琳聽了,更是笑的眼淚都快要憋不住了。

「天吶!還有這種事,可惜我不在現場,太可惜了。」

「不用灰心,看她那樣子,還不死心呢,說不定還會發生類似的情況,到時候我提前通知你。」

「果然夠貼心,我很喜歡。」

沈懷琳拿着手機正聊得興起,突然眼前出現了一雙腳。

順着腿看上去,不出意外的對上了傅子期的那張臉。

要死不活。

沈懷琳每次都是這種感覺。

「你有事嗎?」

她握着手機,無聲的問道。

傅子期眉頭微蹙,有些不滿。

不滿她見到自己竟然沒馬上掛了電話,甚至還拿着手機問自己。

擺明了就是「你要沒事就走開別耽誤我打電話」的架勢。

簡直是豈有此理!

。 第四十二章

陸無憂先前還有功夫在心裡調笑, 這會差點一個踉蹌——當然也只是差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