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那已經是一個老物件了,確實是沒有他現在的車坐著舒服。

陳晨點了點頭,畢恭畢敬地站在了韓風的旁邊。

韓風看著陳晨的模樣,無奈的笑了笑。

。包廂門打開,兩名祥雲商社的夥計走了進來,其中一人手裏捧著一個木質方盒,正是不久前擺在拍賣台上的東西。

趙北卿按照夥計給出的說明,打出一道道法訣,隨後將方盒打開,一股濃郁的水靈之氣頓時充裕整個房間。

方盒內盛滿靈液,一個如水母一樣無色透明的物體浸在裏面。若仔細觀看,可以分辨出

《我的外掛是株仙草》第四十一章攔截 第602章出手闊綽的富少

「現在,我在雅樂酒店內,我……」

嘀嘀!嘀嘀!

不等張馨把話說完,她的手機便被誰搶了過去。

隨後更是被強行掛斷。

「張叔,雅樂酒店在哪裡?」

如果不是遭遇了麻煩,張馨不可能突然掛斷電話的。

李庶急忙看去張本斌,一臉焦躁的問道。

「就在城南五公里的吃喝一條街上。」

張本斌見李庶面色凝重,也跟著緊張了起來:「馨兒她怎麼了?」

「張叔,這飯你們先吃,我去一趟雅樂酒店。」

時間可不會因為李庶一個人而停滯不前。

留下這句話后,李庶便火速衝出了大門。

根據張本斌的指示,李庶很快來到了吃喝一條街,並且找到了雅樂酒店。

不過,當李庶準備走進去的時候,發現整個酒店已經被人給包了下來。

稍微一打聽,才知道包下整個酒店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長誠公司的少東家。

而長誠公司,便是當前張馨所在的工作單位。

雖然少東家還沒有來,但是他的下屬已經向酒店所有的人分發了紅包。

「這位小哥,這位少東家在這裡包下整個酒店,到底要做什麼?」

就眼前這兩位保安,當然是不可能攔住李庶。

不過,人家也只是打工的,李庶沒有必要為難他們。

自己可以有無數種方法潛入進去。

不過在進去之前,李庶想搞清楚這個少東家到底想幹什麼。

「你還不知道啊?」

那門衛見李庶一臉的蒙圈,立馬將紅包給拿了出來。

這人心情一好,說起話來都非常的好聽。

「看見沒有?」那門衛指著手中的紅包,說道,「這裡面有五百塊。」

「五百塊,這麼多的嗎?」

雖然李庶現在已經坐擁好幾家大型公司。

不過,這個長誠公司的少東家,連門衛都發了五百塊的紅包。

這等闊氣,倒是讓李庶很是驚訝。

「當然了!這可是蔣少爺蔣華的新婚紅包。」

「作為沈西三巨頭之下的第四人,蔣正的兒子結婚。」

「這紅包數量要是少了,可是件很丟人的事兒。」

那門衛拿著手中的紅包,美滋滋的向李庶介紹起蔣正與他兒子的事兒。

不過,李庶是越聽越糊塗了。

因為整間酒店,並沒有張燈結綵。

如果這蔣華結婚的話,依照他連門衛都會送出五百塊的紅包性格來看的話。

這酒店,少說也得花去十幾萬來精心打扮一下。

紅紅火火的顏色,才有結婚的氣氛嘛!

「新婚紅包?這位小哥,這個蔣華要在這裡結婚嗎?」

李庶也不磨蹭,直接繼續問道。

「那倒不是!今天,只是蔣華少爺邀請全公司的人喝一杯酒。」

「之所以發紅包,是因為今天他要宣布自己的女友身份。」

「並且,在今天敲定與女友的結婚日子。」

這門衛顯然是非常的激動。

畢竟,這五百塊可是自己足足兩天半的工資。

話說這蔣華出手也挺大方的,這還沒有結婚就發了五百塊的紅包。

要是結婚的話,這紅包還不得送去一千塊?

現在,光是想想都很激動。

「那,這個蔣華要宣布的女友,她是誰?」

李庶接到張馨的電話,說自己目前就在酒店內。

聽她說話的語氣,難不成這個蔣華的女友,就是她?

「這個我哪知道?蔣華少爺本來就是準備今天向外公開的。」

「不過,聽現場的人推測,應該是那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女生。」

「還別說,那個小女生的確非常可愛,還是我的理想型。」

這門衛簡直是有問必答。

看樣子,剛才蔣華給他的那五百塊紅包,讓他徹底興奮了起來。

不過,李庶的面色卻是越發凝重了起來。

他急忙拿出手機,將一張圖片調了出來。

「是不是這個小女生?」

李庶指著自己與馨兒的合照,急切的問道。

起先,那門衛大略的瞟了一眼,覺得有點不像。

畢竟,這一張合照是李庶與馨兒兩年前拍的。

不過,隨著門衛越看越投入,最終點了點頭:「好像就是她。」

「不是好像,照片裡面的女生就是現在會場內議論的那個女生。」

這時候,站在一旁的另外一個門衛,斬釘截鐵的說道。

「你們確定?」李庶再三問道。

「肯定是她!」那門衛再一次點了點頭,「絕對不會錯。」

「原來,你們是一對啊?」

另外一個門衛,見李庶的面色越發焦慮了起來。

他當即頂了一下身旁的門衛。

二人會意后,那臉就跟翻書一般,變得異常冰冷。

「這位先生,今天可是蔣華少爺的好日子。」

「所以,請你最好不要在這裡搗亂。」

「否則,不管是得罪我雅樂酒店,還是蔣華少爺,你都不會好過的。」

既然李庶與那個小女生有合照,無疑應該是情侶。

二人既然收下了蔣華的紅包,就應該為其排憂解難。

李庶,是萬萬不能放進去的。

「如果馨兒是自願的,我祝福她還來不及呢。」

「不過,如果她是被迫的。」

「天王老子來了,我也不答應。」

原本李庶打算不為難這兩個門衛。

但是,既然他們不分青紅皂白,那李庶也沒理由繼續為他們著想。

只見李庶徑直的朝向大廳會場走去。

兩名門衛剛想出面攔阻,卻是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詭異的無法動彈。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李庶,一步踏著一步的向會場走去。

隨著李庶走進大廳,此刻整個現場是一片歡聲笑語。

作為公司的少東家,蔣華的大方讓全公司上上下下都非常的喜歡。

畢竟,誰不喜歡手中那五張閃閃的紅爺爺呢?

此刻,李庶並沒有浪費一絲絲的時間。

通過敏銳的聽覺與視覺,李庶很快鎖定了張馨的位置。

「馨兒!」

李庶在會場左側的一處角落內,發現一臉茫然的張馨。

隨即,李庶火速上前,一臉溫柔的喊道。

「李庶哥哥?」

起先,張馨還以為是自己眼睛出現了幻覺。

可是,直到李庶一手伸在自己眼前,自己快速一手緊緊的將其抓住。

這才發現,眼前的李庶是貨真價實的。

「那個蔣華,是不是想強迫你做他的女友?」

李庶向來有疑問當場便問了,不會拖拉:「所以,你才說『救救你』?」

「是的!李庶哥哥,這個蔣華他……」

踏踏!踏踏!

這時候,一段腳踏聲,打斷了張馨的話。

。 泡狐對黎歌表示了親近,但對愛博依舊保持著警惕。

見到的愛博的靠近,泡狐的腦袋一下子就立了起來,就像是警惕狀態的狐獴一樣。

愛博在發現泡狐一下子用犀利的眼神看著自己,身體頓時不敢動了。

「大…大哥,泡,泡狐不會攻擊我吧?」

「…我不太清楚,剛才我模仿了泡狐的叫聲,它對我好像挺友善的,雖然我感覺好像有點微妙。」黎歌一隻手輕輕撫摸著泡狐身上的鱗片,再一次向愛博招了招手。

愛博不禁咽了口唾沫。

而泡狐在盯著愛博一會兒后,似乎是失去了興趣,再一次低下頭,趴在黎歌身邊。

愛博見狀,再一次朝著泡狐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泡狐似乎也意識到,愛博並沒有什麼危險性,對於愛博的靠近,它僅僅只是打了個響鼻,隨後依舊是一臉虛弱的模樣。

泡狐身上的傷口依舊在流血,大片的血肉外翻,鱗片脫落了不少,體內的魔力波動也相當的虛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