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然到底還是理她了,真好。

「叮」的一聲,手機又來簡訊了,不用想也知道是陶嘉麟。

可當打開來看過去的時候,蘇小荷的臉黑了。

她終於知道安千然與陶嘉麟鬧彆扭的原因了。

那原因,換成是她,她也會生氣的。

她也會離家出走的。

果然齊墨川一點都沒說錯,陶嘉麟就是個渣。

渣透了。

這一刻,她是特別的理解安千然了。

沒有理會陶嘉麟,蘇小荷再次點開與安千然的對話框,看到安千然對她說她一切都好,她會自己照顧自己的。

可看完這些,她的心酸酸的,竟格外的疼,一時間竟不知道要回復什麼了,只連續發了六個抱抱的姿勢。

如果然然現在在她身邊,她一定抱著然然,用力的抱著,給她以安全感。

那麼沒有安全感的女孩,她為了陶嘉麟身上留了疤,受了那麼多的苦,可那個男人回報她的卻是這麼的狠絕……

。不覺間時間進入八月,隨著《寶蓮燈》的拍攝進入尾聲,《武林外傳》終於播出了。

這是楊琛第一部領銜主演的電視劇,他自然很重視,首播平台放在了中央電視台電視劇頻道。

在八月份這個時間段內,可以說新劇一個能打的都沒有,佔據收視份額的還是一些重播多次的老劇,比如說《穿明》《天下糧倉》

《華娛之生於1984》107、一個小目標 說完,她轉頭去看韋治洵:「治洵哥哥,我把他們都打發了,你快過來看看,這個好好看。」

確定小廝都離的遠遠的后,韋治洵耐著性子陪她走了一路。

兩人逛了兩條街,韋治洵看著前面賣面具的,對著仇暮月說道:「我去前面給你買幾個面具,你在這裡等著我不要亂跑知道嗎?這裡客流很大,你過去我怕擠著你,別跟不認識的人走了。」

仇暮月點點頭,被韋治洵這樣關懷著,她感覺自己簡直像是在雲上飄一樣,明明那麼幸福,她卻感覺一點都不踏實。

咬著唇,她去拉扯韋治洵的衣服:「治洵哥哥,要不別去了吧。」

感覺,好像很危險的樣子。

「我喜歡那個面具,你帶著也會很好看,放心不會太久,乖乖等我。」

韋治洵已經有兩分不耐煩了。

不是他心愛的女人在身邊,他一分一秒都覺得煎熬。

仇暮月看韋治洵那麼堅持,只能鬆開了手:「那治洵哥哥你快點回來啊,我在這裡等你……」

她話還沒說完,韋治洵已經離開。

看著韋治洵的背影,仇暮月忽然感覺自己像是失去了什麼東西一樣。

另一邊,韋治洵鑽進人群迅速在周圍的鋪子里換了一身衣裳,又在城門口買了一匹快馬。

騎上馬,韋治洵便朝著自己所在的村子奔去。

他這一走便是好幾日,也不知道柏輕音怎麼樣了。

另一邊,仇暮月等到集市散去,都沒等到韋治洵回來,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被騙了,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

仇暮月將臉埋在胳膊里,哭的稀碎。

明明今天白天,她還想著如何打扮才能讓治洵哥哥喜歡,可到了晚上,韋治洵卻忽然用一記響亮的耳光告訴她,她被騙了,這種感覺無異於用刀子在剜心。

好半天,仇暮月才回過神來,她看向空蕩蕩的街道以及跟在自己不遠處的那幾個小廝,走上前去二話不說給每人抽了兩三個大嘴巴子。

「廢物,你們這麼多人都盯不住他一個人,我丞相府養你們是吃屎的嗎?」

幾個小廝有苦難言。

「現在馬上去給我追,天亮之前一定把他給我追回來,追不回來,你們就等死吧!」

說完,仇暮月直接轉身離去。

幾個小廝苦笑一聲,卻也沒有別的辦法。

另一邊,韋治洵策馬狂奔了整整一天兩夜,回到鎮上的時候天才剛剛亮。

他身下的馬匹已經累的跑不動了。

他沒心情管馬匹怎麼樣,從馬上下來,迅速奔向自己的家。

看著空蕩蕩的房子,韋治洵感覺自己心好像被剜了一塊去,尤其是院子里破落的不像樣子,小院子里被柏輕音精心照顧的花草此時被踩的東倒西歪。

小菜園子里的菜因為沒人管,也全是雜草,推開門。

韋治洵就看到空蕩蕩的房子,房間里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搬走了,剩下的只有滿地的碎瓦片和各種雜亂的紙,他低頭,將地上的撥浪鼓撿起來。

那是柏輕音給嘟嘟買的,平日里沒事情柏輕音就喜歡在院子里抱著嘟嘟給他晃著撥浪鼓。

他從沒想過,喲朝一日,自己乾淨整潔的家會變成這個樣子。

深吸了一口語氣,韋治洵強逼著自己冷靜下來。

家裡破了不要緊,這些以後都可以慢慢弄,可是家裡的人呢?

家裡的人都去哪裡了,柏輕音,嘟嘟,他們都去哪裡了?

一拳砸在院子的樹上,那樹直接被砸進去了一個大坑。

韋治洵的手鮮血淋漓。

可即便如此,他也顧不上自己的手。

想到自己臨走的時候將柏輕音放在林子里,他急忙轉身,去那片林子。

只是他里裡外外,將整個林子翻了兩邊,都沒找到柏輕音和嘟嘟的半點蹤跡。

在哪裡,他們到底在哪裡!!

韋治洵感覺自己的現在就像是一桶炸藥,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炸!

他頹廢地坐在樹林邊,他把自己的娘子還有兒子給弄丟了,他怎麼那麼沒用,竟然……

「唉?你是,輕音妹子的男人?」

一道中年的男聲在韋治洵的耳邊響起。

韋治洵看著對方,怔住了,這人是誰?

不過對方既然認識自己,認識自己的娘子,說不定能夠知道自己的娘子在哪裡。

抱著這樣的希望,他看向男人:「請問你知道我娘子在哪裡嗎?我,我找不到她了。」

「你真是韋治洵啊,你不是被抓去京城了嗎?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韋治洵不想與他多說,只想知道自己的娘子到底在哪裡,他皺眉,耐著性子問道:「那請問你知道我娘子在哪裡嗎?我要找她。」

「你要不要先到我家坐一會兒,我知道你娘子在哪裡,但你現在這個狀態,不休息一會兒,會出事兒的。」

韋治洵一聽對方知道自己娘子在哪裡,也不思考對方值不值得信任,便直接跟這對方走了。

看著韋治洵這樣信任自己,大夫倒是笑了:「你也不怕我是騙子。」

「你打不過我。」即使自己現在已經很疲憊了,可是這個男人的確是打不過自己。

大夫:……

兩人回到家裡,大夫這才將之前的事情全部告訴韋治洵。

「你不在的這段時間,你是不知道柏輕音吃了多少苦,她一個人帶著孩子,家都被人砸了也不能回去,前兩天,孩子的病好不容才好了,便連夜上了京,說是要帶著孩子去找你。」

吳大夫這輩子就沒見過這種女人,心裡強悍的不像是一個女人。

韋治洵徹底愣住了。

他看著大夫:「你說,她……她去京城找我了?」

「是啊,我和夫人攔了她好一會兒,可都沒攔住,那姑娘性子有多倔你也不是不知道,認定的事情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韋治洵心中暗暗自喜,或許,自己並不是單方面的喜歡娘子。

娘子也一定是喜歡著自己的,不然,怎麼解釋娘子會帶著嘟嘟上京找自己,畢竟如果真有人找茬,娘子只需要說一句他們已經和離了就是了。

「我,我馬上去追她。」

。事出突然,誰也沒能想到,姓秦的青年會反水,第一時間不是去對付周離,而是向幾位當家出手。

武夫與修士之間有着巨大鴻溝,只有少部分頂尖武夫才能與修士抗衡。黑風寨這幾位當家雖然在青州江湖上小有名氣,但他們面對的是一位九品巔峰的修士,如果做好萬全的準備,說不定能從對方手中逃脫,可如今對方突

《我,人間武聖》第一百三十九章殺上黑風寨下(求訂閱!) 姜柔不斷的在叢林之間穿梭,依靠着叢林作為障礙物,她還有逃跑的幾率,如果使用飛行,百分百的會被抓到,想到被後面的那三個鷹人抓回去,她都不寒而慄,她將要面對的怕是生不如死。

正在不斷奔跑的姜柔目光鎖定了前方,她的耳朵微微一動,神色之中充滿了希望,很快向著前方加速,她感覺到前方有很多生命,既然有生命就好說了,這三個鷹人定然是不敢眾目睽睽之下對自己對手,那就是自己逃跑的最好機會。

姜柔的嘴角微微上揚。

……

【有獸人來了。】

聽到了余凡的心聲之後,柳疏影頓時警惕了起來,同時立馬下令道:「大家等一下,有獸人向我們的方向過來了,大家不要輕舉妄動。」

柳疏影的話對於她們來說,宛若聖旨一般,所有的女修士全部停了下來,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還是因為之前不聽話的已經死了。

不然這些人定然是各種聲音不斷,難以管教。

「奇怪,我都一直沒有感覺到有獸人出現,余凡怎麼知道的?」柳疏影有些摸不著頭腦,她仔細看去發現余凡依舊是大乘境界圓滿的實力,連真仙一階都不是,怎麼可能……

這個想法剛剛萌生,柳疏影忽然渾身一震。

「我是傻了嗎!?我竟然以我的目光去看余凡?」

「該不會余凡現在已經又無敵了吧?大羅金仙?」

「怎麼可能,他才飛升多久啊,三個月,大羅金仙?不可能吧?」

「大羅金仙壽命五千萬年,成就大羅金仙所需要非常長時間的悟道,沉澱,才能成就大羅金仙,金仙跟大羅金仙雖然只是差距了兩個字,但是其中的差距,何止是千萬倍。」

但是又說回來的話,既然余凡的實力連她都看不透的話,最少也在金仙以上。

而且她還是有些想不通,三陰州的爆炸為什麼會突然停止了,按照林狼當時的狠辣程度來看,如果沒有必殺她的把握,是不會選擇同歸於盡的,她總感覺有些反常,但是她的懷疑在外人看來,就是她以巨大的代價救了他們所有人。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她非常的懷疑,從那些女修士以及陳耀的口中,她清楚問出了當時的情況。

根本她的判斷,那個銀猿很有可能就是失落大陸的頂尖強者。

因為在她來到了失落大陸之後就聽說過一個響亮的外號,金銀二老,金獅,銀猿這兩人就是整個失落大陸最強的兩位大羅仙。

雖然銀猿對比金獅要次之,但是同樣作為大羅仙。

只是殺了那些逃跑的女修士,並沒有發現余凡等人。

她不相信一個大羅仙會這麼愚蠢,非常有可能是余凡做了手腳,只是她們誰也看不出來罷了。

「來了!」柳疏影心思一沉,對於獸人,她有的概念,只能是敵人,沒有朋友。

在柳疏影的注視下,一道白色的樣子出現,同時天空還有三名身着黑衣的鷹人,鷹人展翅之後宛若三團飛翔的黑霧。

「請幫幫我吧!」姜柔一邊跑一邊叫着。

柳疏影的目光在姜柔的身上停留了一會兒之後,便是很快鎖定在了三名鷹人的身上,風雪在三名鷹人的周圍環繞,隨後纏繞在了三名鷹人的身上,瞬間寒冰之意席捲三名鷹人,就在三人即將要被凍結之際,其中的一名鷹人,突然一展翅膀直接彈開了風雪。

而兩名同伴此刻已經變成了冰雕,從空中掉落下去。

「什麼人!」倖存下來那名鷹人怒道。

那名鷹人能躲避了寒冰之意,也是有一定的實力在的。

而姜柔此刻也跑道了柳疏影的身邊,看到柳疏影出手之後,姜柔立馬感謝:「多謝這位姐姐出手幫忙。」

柳疏影並未回應,而是目光此刻掃過天空的那名鷹人,那名鷹人的實力雖然只是天仙圓滿,但是本身的戰鬥力卻有些詭異,竟然能逃脫了她的鎖定。

在這裏既然出現了天仙圓滿的話,就說明附近的州區已經越來越接近失落大陸的中心區域了。

他們之前所在的三陰州如果前往風海州就必須要接近這片區域的。

那名鷹人四下掃過,都是沒有發現柳疏影的痕迹,便在空中冷聲道:「這位前輩,我們所行家族私事,如果前輩願意幫忙的話,到七玄州的飛鷹族,定然會有重謝。」

一語雙關,兩番意思,一是求和,另一層的意思,則是威脅。

柳疏影當然聽得出來。

不過她並不怕,她的目的就是要殺光這失落大陸的所有獸人。

所以任何種族,她都不怕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