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的各位,除了不知情的觀眾,似乎只有一個白清歡是高興的。

你看,她成功了!

雖然沒有成為阮家小姐,但是她現在是盛家的兒媳!

將來還會成為盛家的主母!阮笑笑那什麼和自己比?

婚禮結束,阮定迫不及待的離開,一笑則目送盛明睿拉著白清歡到處倒酒。

兩個人來到她面前。

盛明睿很平靜:「白董,我敬您一杯!」

一笑回以一笑:「最近身體不好,我以茶代酒,祝二位白頭偕老~」說著拿起一邊桌子上的茶水。

兩隻杯子挨得極近,最後卻還是沒有碰在一起。

就像是他們兩個,明明近在咫尺,卻毫無關係……

盛明睿這樣想著,端著酒杯一飲而盡,然後點頭示意帶著白清歡離開。

一笑當然沒有錯過他看似平靜的眼神里閃過的那一絲失落,也沒有錯過低著頭的白清歡那扭曲的五官。

可誰在意呢?

婚禮順利結束,一笑就跟著小橙子到處去旅遊。

兩個公司的事情又都交待給手下,但是沒有人敢反對。

————

接下來的十年裡,他們一起去坐摩天輪、去湖面泛舟、去體驗各種童年沒有體驗過的樂趣。

值得一提的是,一笑二十四歲那年,他們在島國遇見了柳成書,那個時候他是一個流浪詩人。

他還穿著白襯衫,站在街頭孤獨的拉著小提琴。

恍惚間,彷彿看到了記憶里那個遺世獨立的少年。

他眉目間雕琢的疏離感,沾滿了少女的整個夏天。

一笑二十七歲那年,秦老先生離世,他們正在北半球看極光,接到電話馬上趕了回來。

葬禮上,一笑獻了一束花:「老爺子,現代醫術還是沒能發展成你理想中的樣子,不過別擔心,總有一天,你會見到的。」

「笑笑……」盛明焱有點擔心的喚她一聲。

一笑輕輕答應。

兩個人從葬禮上離開,那女子的背影有些單薄,男人緊緊地把她護在懷裡,不讓冷風吹到她分毫。

時間已經過去了9年,世事無常,總有一些人會獨自離開。

一笑的身體越發不好了,盛明焱不敢再帶她出去走動,最後定居在京市郊區的一個小別墅里。

住進來后,阮定經常來院子里喝茶,因為兩家離得不遠,走動更加方便。

也是從阮定的口中,一笑知道了一些消息。

比如盛家在盛明睿手裡更加強盛,但是他和白清歡的關係越來越差。

張麒一直跟在白清歡身邊,盡心儘力的伺候。

白清歡不得盛明睿喜歡,手裡沒有錢,方曼春就拿著一笑每年給她打的錢接濟她。

謝蘭現在和阮定離了心,尤其是阮定最後寧可收養個孩子,也不願意承認白清歡之後。

阮定看著女兒清瘦的身形:「你說,他們怎麼都那麼向著白清歡?」

一笑不說話,只是淡淡笑著,又給他倒了一杯茶。

原本你也是要向著她的,只不過你突然的關心,讓我沒捨得推開罷了。

二十九歲那年冬天,一笑非要躺在院子里曬太陽。

可就是盛明焱去拿毯子的功夫,那個人就躺在椅子上沒了氣息。

一笑的葬禮很隆重,但是也很簡潔。

簡單的靈堂里,每天絡繹不絕的有人進來,阮定哭得幾次昏迷,又幾次清醒。

盛明焱強撐著辦完了葬禮,獨自離開京市,沒有人知道去了哪裡。

從那天起,這個世界上少了一位頂尖音樂家、一個默默付出的事業家,每當有天才出事,就會有人想起,那個英年早逝的天才。

她的天賦,至今沒有人能夠超過。

盛二爺找不到兒子,接手了無主的公司。

盛明焱多年來了無音訊,但是一家神秘的基金機構,卻每年不斷的往全國各地捐款。

盛明焱壽終正寢那一天,請來的管家推著他年邁的身體來到一笑的墓園。

「笑笑,我攢了一輩子功德,希望下輩子還要遇見你……。」

——完——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的閱讀地址:https:///165925/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最新章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全文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txt下載、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免費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

星落鯢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炮灰安若一世、重生之帶着空間混末世、穿書女配花錢買命、(女尊)帝國第一造物主、替嫁新夫撲倒記、人妖之間、情難自禁、楊老太在六十年代科技興國、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

。 「誒……你們覺不覺得,那兩個上山的人,好奇怪啊……」鄭一朋咬了一口花糕,花糕的絲被拉起來,上面有些細碎的佐料,更多的時候是一種鮮香的肉醬,除了細鹽,五香粉末,還有切成絲的香菇粘附在花糕的表層,味鮮量足,如果在加一點秘制的辣椒粉,只要咬上那麼一丁點,香氣十足的油在嘴裡噗嗤一聲,觸碰到味蕾,將口水引出來,不砸吧一下嘴巴都對不起這麼好吃的東西。

「是蠻奇怪的……我光是看著他們的衣服,就覺得他們不是一般人。」李境岳也大口大口大口吃著花糕,他的花糕是加了秘制辣椒粉的,所以在燈光下顯得有些橘紅。

「嗯……」冉義點頭。冉義小口小口的吃,如果不出意外,他和花糕「相敬如賓」都是有可能的。

他們三個坐在店裡,看著店外稀稀疏疏的人群,現在不是很晚,但是街上的人已經見不到幾個了。

白靈山是有夜市的,雖然不是夜夜笙歌,但是小吃文玩都在白靈城的西邊,而這家李境岳堅持要來的花糕店就在東邊。

白靈山的弟子是不允許去燈紅酒綠場所的。

如果有正法司的人見了,告訴了白靈山的管事,那很可能便是記大過,要受到很嚴厲的懲罰。

這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要是心裡有鬼的,問路姻緣都過不去,原本是山內弟子的,突然被擋在問路姻緣進不去,做了虧心事也是顯而易見的。

「能夠過問路姻緣的……真不見得是壞人,沒什麼奇怪的,」冉義又這樣說了一句,細嚼慢咽的吃著花糕,他吃不得辣,甚至是那種胡椒粉,帶一點點腥辣他都要咂舌,他的花糕如此的光滑,帶著很脆的果肉甜醬。

「你們當年過問路姻緣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情嗎?」鄭一朋挑了一下眉,示意李境岳說話。

「你有嗎?你先說,我就說。」李境岳咀嚼著大口大口的花糕,兩個腮幫子很像是一隻花栗鼠,有少量的油水在他的嘴角,他很開心的抿了抿嘴角,結果弄得整個上下唇都是油。

「我當時是父母陪著來白靈山的……我過問路姻緣的時候……他們都嚇得要死,生怕我過不去呢……」鄭一朋咬著花糕,咀嚼到嘴裡,她的花糕就是正常的特色花糕,沒有那麼重的油膩,但也不是白白凈凈的,仍然看得見金黃的油光。

她也直說了,沒有遲疑。

他們平時在一起的時候,還真沒有聊過來到白靈山之前的事情,平日里的修鍊也是足夠費心費神了,在者是男女有別,他們三個是不可能整天膩在一起的,而李境岳和冉義倒是可以。

「然後,我走過去的時候,整個問路姻緣全是蝴蝶在飛,我的父母被攔在橋樑上,看著那些蝴蝶在我身上轉呀轉,轉呀轉,都快哭出來了,然後,就目送著我一個人到白靈山去測靈力了。」

「啊……你是蝴蝶啊……我問過一些師兄弟,他們都是很普通的藍光……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李境岳花栗鼠一樣的小酒窩消下去,然後下咽了一口看著鄭一朋:「我以為只有我一個是不同的呢……」

「你是什麼?」鄭一朋看著李境岳,用期待的目光看著他。

「我是……」李境岳剛要說,就聽到噗嗤一聲。

旁邊的冉義竟然自顧自的笑了起來。

「喂……不帶這樣的……你上次已經笑了很久了……」李境岳推了一下冉義,冉義被推也是憋著笑,然後平靜下來。

「我哪知道為什麼會這麼搞笑嘛……真是的……哪有過問路姻緣被猴子推下水的……」冉義又細嚼慢咽的吃著花糕,他看了一眼店外,有一個行人匆匆的路過,老闆將他們點的花糕端了上來,然後去了后廚。

「早知道不和你講真話了……我當時就應該說一條金色的古龍圍繞在我的身邊,讓你刮目相看。」

「你是猴子?是一隻猴子……還是……很多猴子?」鄭一朋也是第一次聽說,但是沒有冉義的笑顏,而是一同跟著吃驚。

「嗯哼……我不知道為什麼是猴子……我又不屬猴……我長的這麼帥……也不知道哪裡有一點像猴子的……」李境岳用細布擦了擦嘴,放在了桌子上,繼續拿起一串花糕來吃。

「那……我也不可能屬蝴蝶啊……也沒有蝴蝶年啊……」鄭一朋覺得李境岳的猜測很扯,但很認真的看向冉義問道:「冉義呢?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嗎?」

「沒有……我當時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必須過這座橋,然後就過來了,沒有遇到什麼奇怪的東西,該怎麼說呢……我雖然只有金字階的天賦,但如果是其他人來問,我也不會亂說我過問路姻緣的時候出現了一條金古龍的。」冉義輕聲的調侃,他坐的端正,防止果醬滴在潔白的衣服上。

「哼。」李境岳生氣的別過臉去,大口吃著自己份的花糕,辣椒粉末油漬光光。

「那其他人也僅僅是一些藍光嗎?過問路姻緣……多少有些不同的吧。」鄭一朋繼續問,停了吃的動作。

「你真要這麼說……還是有些不同的……比如……像火一樣的藍色靈力的有,像方土塊一樣的藍色靈力的也有……所以,還是很難說真的全是一樣的。」李境岳向上看,大眼睛提溜提溜的轉,房梁很高,這店也算是個名店了。

「那……你們知道問路姻緣是怎麼運作的嗎?我感覺……毫無規律啊……他怎麼分辨能過去的,不能過去的……如果只是心裡默念要過去就能過去,那不是沒有起到半點作用嗎?」

鄭一朋好像很糾結問路姻緣的事情。

既然提到了,閑聊也是閑聊,她對於不知道的事情,還真想要一探究竟。

身為白靈山的弟子,也從來不知道這種東西,說起來,也不是很好理解,就像是每天要面對的東西,天天見,天天見,卻從來沒有了解過任何它的歷史,這個時候尋探下來,也不一定真能了解的透徹。

「問路姻緣本就是白靈山老祖宗留下來的……應該記錄在白靈山的奇聞異事里了,就單單是我知道的,問路姻緣是一種很複雜的觀星道法陣,可以辨別出這個人可能存在的模糊未來,與白靈山有千絲萬縷聯繫的人,都可以進入白靈山。」李境岳又呱唧呱唧的吃完了自己的份,擦了擦嘴,拍了拍手。

「我們李家的本家,和寧家也是相處的熟悉的,所以,這一點肯定是真的,至於其他的機密,我就真的不知道了,當然,知道也不能說……」

「我以為……是真的有緣……才能來到白靈山呢……就好像那種分清一個人是善是惡一樣,如果是這樣,那我覺得……也不見得真的能夠分辨出有緣之人……」

鄭一朋好友很失望,又拿起花糕慢慢的吃。

冉義一言不發,默默的聽著他們交談,細嚼慢咽也吃完了一根花糕。

「我也不知道……在真的知道前,一切皆有可能……反正不影響我們出入……你那麼擔心幹嘛……」李境岳拍了一下鄭一朋的小肩膀。

「不,真的有再也進不了白靈山的例子哦……如果真要算起來,還是我們通靈道的一個師兄……」冉義插話,拿起了一串花糕,又很輕的咬了一口。

他說話的時候是低著頭的,看不到李境岳和鄭一朋把目光全部看向他,疑惑,又驚訝。

「怎麼可能?」

「對啊……不會吧……這麼大的事……我怎麼不知道?我可是白靈山半個消息通啊……」

「你也知道是半個了……」冉義輕聲細語,倒是沒有一點點調侃的意思。

「準確的說,這件事情,已經只有我知道了……不過,這也沒什麼……本身就不是一件很大的事。」冉義稍微抬起頭,掃了他們一眼。

「怎麼進不去的?我現在想起來……有些頭皮發麻……要是我們也做了他做的什麼事情……過不了問路姻緣,那就完蛋了……」李境岳害怕的一直盯著悠悠然的冉義。

連鄭一朋也看向李境岳,然後沖著冉義點了點頭。

「不會不會……這種事情,我們一輩子也做不出來……我們只是出來吃個花糕……不至於,不至於。」冉義露出了迷之微笑,這更加讓李境岳的笑容僵住。

「是你自己做壞事做太多了……現在怕了吧?哈哈哈。」冉義歡脫的拍了一下李境岳的肩膀,有些壞笑道:「如果你過不了問路姻緣,進不了白靈山,我會告訴所有的導師,你的傳奇經歷的,放心好了。」

李境岳呆住的樣子,讓他很開心。

鄭一朋也沒有緩過來。

為什麼……會有問路姻緣認可的,而又不認可這種事情發生呢?這不是……讓人摸不著頭腦嗎?

要是成為了白靈山的弟子,然後又做不了白靈山的弟子。這其中的糾結,亦或者蒙羞,絕對夠嗆死一個人了。

「所以,到底是為什麼呢?那個師兄……怎麼只有你一個人知道?」

鄭一朋索性不吃花糕了,將花糕放在了盤子里,將盤子放在了一邊。

「其實,這件事情現在想來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個師兄在修行上沒有任何突破,我當時在藏書閣看書,他就在一邊嘆氣,我就跟他聊了幾句,他說他修行已經到了瓶頸,怎麼都提升不上去了,停在了金字階……但是他是以星字階來到白靈山的……所以,很不甘心……」冉義娓娓道來,細聲細語,也禮貌的將花糕放下。

「然後呢?」李境岳緩過來了,仔細的聽,眼睛盯的很大。

「然後,他就下山了……想要去放鬆一下,去別的地方轉轉……放鬆一下……然後……就回不來了……」冉義輕描淡寫的說,讓李境岳像是被雷劈了一下。

「啊!?」李境岳驚訝的喊到:「就這?就想要去別的地方轉轉,問路姻緣就不讓他進了?這問路姻緣……這麼……變態?」

「怎麼?你怕了?哈哈哈哈哈。」冉義知道李境岳的心思,他稱不上一個特別好的白靈山弟子,甚至是有些超乎尋常人的叛逆,如果真要這麼說,那就是一個壞弟子說不上,好弟子那就更說不上,有難說一般,但歸根結底,沒有少做過小壞事……

如果問路姻緣毫無規律可尋,又是怎樣運作的呢?

真的像是問姻緣一樣……給人那種猝不及防的成就感和挫敗感。

「我……才不怕……有那麼多人進不了白靈山……小爺我能夠進入……說明爺和白靈山有緣,沒緣,爺進不去也拉倒。」李境岳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一些些的后怕,趕忙說道:「小爺現在和白靈山還挺有緣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