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貂蟬在幼年的時候,便被逃難中的父母無奈賣進了王府,此後再也沒有聯繫過她,所以長大后的貂蟬,根本無法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

當時一同被買入王府中的還有侍女小紅,跟貂蟬算是青梅竹馬的玩伴,整個王府中就屬她們姐妹倆感情最好。

在貂蟬的私自教授下,小紅最終也成了王府中較有名氣的舞姬之一。

幼小的貂蟬進府後,沒幾年便出落得亭亭玉立,樣貌出眾,外加骨骼清奇,便被王允收為義女,同時給她請來舞師和教頭同時教授著舞(武)藝。

就這樣十年後,清新脫俗的貂蟬雖然文武雙全,卻還沒有什麼名氣。

只因王允將之完全的雪藏,當成一張秘密底牌,很少讓她拋頭露面。

但是這數年時間來,她和侍女小紅卻被私下裡派往各州各府,建立一些酒樓做為探聽情報之地。

同時冒著各種危險,收集著貪官們的各種不力證據。

怎奈,一心為朝廷建立朗朗乾坤的王允,鬱郁不得志,根本不受漢靈帝的重用。

哪怕有證據在手,也很難搬到這些已經腐爛到底的官員,要不是三公六卿之中還有些正義之人的話,恐怕他早就滅抄家滅族。

有些心灰意冷的他,只能眼看著大漢天下,一天天的頹敗也無能為力。

聽完貂蟬講述的這些,楚風對王允的為人和處境,更是感慨萬分。

並跟貂蟬承諾,他會盡量來保全王允的安危,實在不行可以將他接到樂浪郡來安享晚年。

看著沿途地面崎嶇不平的路況,楚風決定將天浪郡的道路修成平坦堅固的馬路,這對以後的經濟還是軍事,都會無形中帶動著快速發展。

不是有這樣的一句話嗎?

要想富,先修路!

當楚風津津有味地跟貂蟬她們描述著,如何大刀闊斧進行建設天浪郡時,卻讓侍女小紅無意中的插言,卻讓他沉默了下去。

「楚王,你需要建設這麼多地方,又是路又是房子的,那是需要很多人口的。」

「聽小姐說,那天浪郡人丁稀少,不過數十萬原著居民,得建設到什麼時候?」

看到說得饒有興緻的楚王,突然間沉默了下去,侍女小紅頗有些懊悔的低下了頭,她生怕對方因此不在理她。

好在小姐將她摟在懷裡一陣安慰,並小聲告訴她,楚王不是心胸狹隘之人。

小紅無意間的這一句話,卻醍醐灌頂般澆醒了楚風。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一番說完后,宋梵將腳從蕭海龍臉上拿開,沒了動作,只是靜靜的站在哪裏。

蕭海龍怨毒的看了宋梵一眼,也沒有任何的廢話,直接拿出手機聯繫起了蕭家。

一分鐘之後,他便掛斷了電話,雙眼如惡鬼一般狠厲的看着宋梵,一字一字的從牙縫裏蹦出來道:「你等著,蕭家的人……

《蓋世殺神》第398章完全不敢想的事情! 初夏清涼,雨絲細如銀針陸續下了幾天,把整座京城洗刷得一塵不染,乾淨如新。

事隔七天,安樂侯鬧絕食的傳聞幾近落幕,京中太平。東平巷那位已備好奠儀,期待好消息的來臨。而他居住的琅君山無動靜,完全沒人關心他的死活。

永昌帝忙碌之餘,得知安樂侯這邊一無所獲,便命人重新制定安樂侯府的飲食規格。

保持先帝年間的錦衣玉食是不可能的,安樂侯府如今的飲食規格僅比平民的好些。包括衣物等日常用度,這是侯府眾人尚未明白自己的處境,仍在揮霍。

等明白過來,他們的日子已經連平民都不如。

總之,他們一家本就靠着朝廷的賞銀過活,如今朝廷說國庫空虛,要削減開支。於是,侯府眾人發現昔日的高床軟枕,婢僕成群,在一夜之間蕩然無存。

宣旨官說了,朝廷以後每年僅給一筆歲銀,侯府誰掌家或如何花費,朝廷不作理會。

用完這筆歲銀,侯府何以為繼,那是侯府的事,與朝廷無干。若實在熬不住,侯府的附近有一塊地,他們可以自給自足。

倘若他們不想幹活,又熬不住被餓死了,朝廷會讓國公府處理他們的後事,畢竟他們才是一家人。

聽罷旨意,餓得奄奄一息的安樂侯氣得破口大罵。

罵永昌帝一脈忘恩負義,心黑,還說要不是他,鳳氏能名正言順登上至尊的寶座?如今江山坐穩了,開始過河抽板了,想弄死他了什麼什麼滴。

最過分的是,滿京城的權貴都用上氣味芬芳的更衣之室。而他們安樂侯府無人理會,仍在室內擺恭桶,外邊置茅坑。

朝廷苛待他的種種罪行,罄竹難書。

可惜,他太餓了,有氣無力,罵聲被妻妾們一陣接一陣的抽泣聲掩蓋過去。

侯夫人勸他省省力氣,莫因言獲罪,把全府人的性命搭上。另外,她決定把無所出的妾室統統發賣,反正府里養不起,不如用她們換一筆銀兩維持生計。

把他氣得臉色發青,躺在榻上眼望帳頂,目光冷然嘲諷。

永昌帝那毛頭小子,想用他的性命把兒子引出來,做夢!他料定皇室不會輕易讓他死,卻沒想到,永昌帝也不大在乎他的生死,否則不會重新制定待遇。

呸!不知感恩的東西!

外邊的形勢他並非全然不知,目前這位守將守了侯府將近十年。朝廷無將可用時,他依舊守在這兒。

不受重用的鬱悶,安樂侯感同身受。

摸准對方脆弱的一面加以撫慰,十年了,就算對方有一副鐵石心腸也被他捂熱了。況且,他從不要求對方冒險放他出去,頂多茶餘飯後聊聊外邊的形勢。

平時好吃好喝的一同分享,甚至對方看中他哪位妾室,也讓其悄悄享用了。

一來二去,交情甚篤。

京城前陣子的一場小動亂,他有所耳聞,同時斷定裏邊必有那位侄孫女的手筆。嘖,不愧是北月氏之後!為達到目的不惜對自己下狠手,頗有他的風範。…

可惜她不是他的孩子,是阿彥的。

若是他的孩子,與兒子聯手,奪回江山易如反掌,何須等這麼久?他現在不怕別的,除了煩躁飲食粗糙,難以下咽,再就是擔心兒子輕視敵人主動送上門。

按照常理,面對共同的敵人,同宗同族的兩人若能聯手,何愁不能成事?況且,東平巷那位的實力不容小覷,內外聯手,定能所向披靡。

他就是怕兒子也這麼想。

從種種現象判斷,阿彥這位嫡女是個狠角色。有其父的領兵之才,卻無其父的心慈手軟。

若是阿彥遇到他兒子,或許念在同族的份上饒他一命;可落在這位嫡女的手裏,必定屍骨無存。

他想提醒兒子,可他也不知道兒子在哪,如今長何模樣,是死是活?為何至今無動靜?為了看到兒子復國的那一天,他等得太久了!

當初交出帝印,只是權宜之計。

他想活命,同時恨宗親們反他,大逆不道之人本就該死。同時認為北月彥不可能容忍江山旁落外人之手,勢必與鳳氏斗個你死我活,他能坐收漁人之利。

但萬萬沒有想到,北月彥居然忍了!為了那幫老弱婦孺的所謂同族!他居然連江山都不要了!

害自己淪為階下囚,飽受屈辱。

想到這些,安樂侯眼望帳頂,一滴老淚落下。

……

七月,經過大半年的休養,除了瘦,元昭的體能已經恢復。

夏雨連綿,她經常帶着晉王及其親衛、和自己的親兵到野外練兵,順便打打獵,勞逸結合嘛。

在雨天練兵,時常摸爬打滾一身泥漿,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出半點的皇族尊貴。每天的操練也比往常嚴格,一天下來,他渾身乏力四肢發抖,勉強站得穩當。

有一次,無意間被出外辦差的郡馬孟軻碰見,擔心晉王承受不住,勸她溫和些。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話指的是晉王,用這幾個字正合適,元昭道,「他正在長身體的時候,即便受傷也能很快痊癒,郡馬不必為他擔憂。」

練兵之事,她說了算。

孟二雖看過相關方面的書,什麼欲速則不達,過猶不及,那都是紙上談兵,他不敢置喙。但是,看到她訓練晉王的方式挺苛刻的,不能知情不報。

否則,被有心人看到又該借題發揮治她的罪了。

於是,回到京城后,他把此事告知皇帝。

是否過猶不及,得皇家說了算。對她對晉王都好,一舉兩得。

「孟卿有心了。」永昌帝對孟二的謹慎態度頗為滿意,滿目欣慰,「阿昭跟朕提過,朕也讓夏侯親至訓練現場觀察。夏侯回來稟報,說她總算像個師父了……」

有對比,才能看出她的真本領。

以前,她一直敬著晉王是未來的儲君,過度謹慎注意分寸,在教習方面留有餘地。

如今不同了,她是真的把晉王往死里虐。

還命令三位醫者隨行伺候,倘若晉王被她虐死了,便讓她們三個陪葬。把三位醫者嚇得精神高度緊張,整天不是在翻醫書便是在煎藥,不敢有半點疏忽。

他曾派內官問晉王能否受得了,那孩子嘴硬,直呼小事一樁,受得住。

那便讓他受着吧。

嚴師教之,高徒之始,嫡長子若能習得阿昭的一半功夫,做爹的就很滿意了。。

本站最新域名: 上官霆自然摟著她,擔憂地看著林風眠:「想好了?那就回去吧。哦,你開車來的?剛好有些東西,你帶回去送給你四哥,恭賀他喜得太子。」

「嗯。」林風眠點了點頭,隨後轉身離開。

孟慕思剛要喊住他,卻被上官霆捂住了嘴。等林風眠走沒影了,孟慕思才急急推開上官霆的手:「幹嘛攔著我?他怎麼能死心呢,仲伊明明是對他有感覺的啊!」

「沒看到他身上的傷嗎?這件事要想圓滿,還得在仲伊身上做文章。」上官霆輕輕彈了彈孟慕思的腦門。

「呃……」孟慕思不說話了。

那個傷口肯定不會是仲伊弄得,那就是說自殘?弄到這一個地步,如果林風眠再逼近一步,搞不好真的兩敗俱傷。

「嗯,我這就找仲伊去。」孟慕思立刻打定主意。

上官霆臉色當時就黑了:「慕兒,為夫……」

「反正你忍了半年,不差這一天了。仲伊的事更重要,難道你希望你的好兄弟就這樣絕望的離開?」孟慕思嬌羞著捶打上官霆的胸膛。

上官霆只好抓住她的手,親了親:「好吧,為了兄弟,就犧牲一次好了。」

孟慕思忍不住輕笑,把外套披上,去找仲伊。

這會兒,仲伊正在房中發愣,眼窩紅紅的卻沒有落淚。

「仲伊?」一聲輕喚,將她從悲傷和震驚的情緒中喊醒。

她揉了揉鼻子,起身去開門。當她看到站在門口的孟慕思時,忍不住問道:「是他讓你來的?」

「誰啊?」孟慕思邁步進屋。

仲伊沒好氣地笑罵道:「明知故問。」

「哦,你說的是林風眠啊。」孟慕思坐下來,自己給自己倒茶喝,「可惜,你猜錯了。林風眠是去找我了,不過不是讓我來做說客,人家是告辭的。對了,他應該在收拾,今晚上路。」

仲伊拿著茶杯的手明顯一頓,隨後繼續喝茶:「是哦,麻煩終於滾了。」

「是啊,而且這一次滾遠了,再也滾不回來了。」孟慕思嘆口氣。

仲伊拿著的茶杯在嘴邊停頓了幾次,最後還是回到了桌上。

茶水,她一口沒喝。

孟慕思偷偷看了仲伊一眼:「仲伊,就我們倆,你跟我說實話。你真的對林風眠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仲伊欲言又止。

「如果不喜歡,這樣也好,林風眠傷透了心才能忘記你,將來才能找到他自己的幸福。」孟慕思像是在看著遙遠的遠方,目光有些飄離,「如果喜歡,就不要錯過。這個世界上,想找一個喜歡自己,愛自己的不難;想找到一個彼此相愛,並且彼此適合的,也是太難。但是想找到一個甘願為你放棄一切甚至是他自己,願意和你一生一世白頭到老並且恩愛有加的人,比太陽從西邊升起的幾率還少。」

仲伊垂下頭,半晌才吭聲:「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我自由慣了。如果他和我一樣也是江湖中人也就算了,可他偏偏是王爺。你看端王,為了國家不是也犧牲過自己,娶了一點都不愛的真王妃?」

「噗――」孟慕思爆笑出聲。

仲伊被她笑的一陣發毛,滿頭霧水。

好一會兒,孟慕思才止住了笑:「我的笨姐姐啊,你還說不喜歡林風眠?人家說要娶你了嗎?你這還沒戀愛呢,就想到嫁人的事了,你這分明是恨嫁啊!」

「我……」仲伊被木倉白,居然無力反駁。

孟慕思看她這模樣,哪像是禍亂江湖的女俠鬼見愁,分明是受氣的小媳婦。她忍不住咧嘴又笑開了:「好了,不鬧你了。你這樣想也是人之常情,不過了,你好像算錯了一點。人家青陽王朝已經穩定,沒有那個想要奪位的孟千真,也沒有邪惡淫-盪的真王妃。林風眠想娶誰可真是他自己的事,皇帝會強行干涉?別說林風眠會反抗,那位皇后也不幹啊,她可是咱們的人!」

仲伊眨了眨眼,陷入了深思中。

孟慕思也沒催她,自己喝茶,兩個人都沉默著,這一坐就是一夜。

天邊泛起魚肚白的時候,孟慕思頂不住,打著呵欠起身:「不行了,我回去睡了。」

仲伊送孟慕思離開,回頭坐在床上,視線落在上面收拾了一半的行李上。

忽然,她動了,人影一閃,人就到了屋外。

「慕思,我走了。」仲伊站在屋頂上,遙遙看了一眼孟慕思離去的背影,再一動身人就不見了。

孟慕思忽然停下腳步,感覺有人在看著自己,回頭看了看卻沒發現什麼。她疑惑地撓撓頭,再次邁著腳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一進門,就迎上上官霆那張溫暖的笑顏。

孟慕思走過來,被他摟入懷中,她的手也緊緊抱著他:「林風眠走了?哎,仲伊也不知道是擰什麼勁,明明也喜歡,可偏偏就是不答應。」

「女人不都是擅長口是心非嗎?」上官霆笑著揉了揉她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