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好那深潛者的位置,就在他們家的位置上。

看到還打開的前後門,兩人摸出了槍械。

諾亞他們趴在房屋後面,對著艾登說著作戰計劃:

「你左邊的,我右邊的,進門后的牆角,他們現在是蹲姿。」

說完兩人就悄悄的摸了上去。

「砰砰!」

隨著兩聲氣球爆破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重物倒地的聲音響起。

聖光教廷的五人也沖了進來,然後,他們就看到了屋裡爆頭的兩個深潛者。

「沒……沒別人?」

那這兩個深潛者在幹什麼?

「這個被閹割了!」

艾登最先發現那深潛者的褲襠里,流出的血液,原來他們擊殺的是兩個重傷員。

諾亞也蹲下,查看后,也說道:

「我這邊這個也一樣。」

「傷口看樣子是被不太鋒利的利器切割的,有反覆切割的傷口。」

看到深潛者的giao被切了,這種事情他們立馬聯想到了什麼。

他們應該是要作案的時候,被收繳了作案工具。

「人應該是在附近。」

只是整個村靜悄悄的,人到底在什麼地方,他們也不知道。

其他人也開始檢查房間內。

很快他們就有發現:

「這裡應該是第一現場,現場還能看到體液,之後被轉移了。」

看來他們是因為某種原因才轉移的。

如果不是發現他們要來,會是什麼事情呢?

不太了解這個種族的眾人,也不能瞎猜,諾亞從懷裡將迷魅鼠們拿了出來。

還切下深潛者的蹼,給它們將腳包裹了起來。

在確定他們跑動的時候不會暴露后,他對四個小東西說道:

「去吧,找到被藏起來的人。」

「吱吱!」

小東西們,紛紛飛快的跑了出去。

這是他們第二次看到迷魅鼠,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醫學小白鼠。

眾人很疑惑,這是魔法生物,還是普通經過訓練的耗子?

諾亞感受到他們的目光說道:

「這是我訓練的小白鼠。」

這個說辭,由諾亞親口說出來,其他人就信了,大佬就是大佬,花樣還真是多。

只有艾登不相信,他兩朝向一邊翻了白眼。

這些耗子之前可是跳到他手裡直接寫字的。

這他娘的,是訓練的出來的?

你就忽悠吧。

諾亞翻開懷錶,看了一眼時間。

周圍感應,依舊是那樣,空蕩蕩的。

過了大概有五分鐘的時候,迷魅鼠們都陸續的跑了回來。

來到諾亞面前,對他比劃著。

「找到了!」

其他人看到這個奇景,就聽到諾亞確定的說道。

「帶路!」

迷魅鼠們應聲就跑了出去。

所有人都跟著四隻小東西,開始在村裡狂奔,很快就到了村頭的位置。

「慢著!」

艾登一抬手,將諾亞拉住。

其他人也停了下來。

紛紛將目光看向艾登。

只見他指了指周圍的房頂。

循著他的指示,所有人瞧向四周,隱約看到漂浮著淡藍色的燈火,如果不注意壓就發現不了。

諾亞對艾登小聲剛問道:

「這時候什麼?」

艾登也搖了搖頭說道:

「剛才注意到的,還記得早上的時候,我們聽到那個喪鐘似的聲音嗎,當時就是有怪物舉著這個東西發出來的。」

雖然感應不行,但是他視力比諾亞好。

記起是見過這玩意兒的。

當時還有人發瘋衝出去,然後就無聲消失了。

迷魅鼠們看到諾亞沒有跟上來,又跑了回來,示意人就在前面。

「先去破壞掉那東西。」

生怕這東西是某個法陣的節點,他們衝進去,直接被困住。

「我們來吧!」

聖光教廷的人,聽到是破壞掉房頂的東西。

他們立即自告奮勇的說道,一路上他們還沒有怎麼起作用呢。

也行魔法畢竟是無聲的。

只看到兩人抽出魔杖,同時吟唱起來。

金色的光芒化作箭矢射了出去。

瞬間藍色的的燈發出碎裂的聲音。

彷彿玻璃一樣嘩啦一聲,碎落在了房頂上。

諾亞摸了摸兜里的幸運銀幣,發現只是有些發燙。

「趕緊救人!」

沒有猶豫,他就跟著迷魅鼠沖了過去。

然後他們來到村頭,這裡的「碼頭」位置上。

這個稍微寬闊的地方,有無數石頭壘砌的坑,所有人都被堵住嘴巴,蒙上眼睛,用黏液將他們十個一組,固定在坑裡。

「這是什麼儀式?」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這些人像是陷入了沉睡,並且都是女性。

他一下有了不好的預感。

三個坑,三十個女性,被固定在一起,無法說話,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用驅散魔法救人!」艾登對著身後的五個教廷的魔法師,命令道。

他們紛紛抽出法杖,對著開始驅散這些固定的像是水泥樣的東西。

他們要用手掰,力量不夠,還可能被發現。

艾登不會魔法,只能拿著槍警戒著。

這時候諾亞抽出魔杖,吟唱后,丟出一個驅散魔法,頓時一個坑裡的所有人身上,固定的黏液全部分解。

給還在等待冷卻的聖光教廷法師看的一愣一愣的。

他們的魔法最多就解放一個人出來,諾亞直接連坑外的黏液,都給你分解了。

他們五個解救一個坑,兩次施法剛好夠。

另外一邊冷卻完畢的諾亞,已經再次施法。

瞬間,另外一坑也被解救出來。

今天算是給聖光教廷的法師們開眼了。

都紛紛懷疑,銀月教廷的魔法是不是比聖光教廷的厲害。

這群體驅散,真是一個同樣的驅散效果能來?

這些女性非常虛弱,好多人精神已經不太正常。

取下她們蒙眼的布后,她們一臉驚恐的看著眾人。

發現是人類后,才開始抽泣起來。

而諾亞也在人群里找到了莉莎和瑪利亞,給虛弱的她們施展了一個祝福后。

她們才有了些力氣。

瑪利亞開始哭泣起來,而莉莎則是咬牙切齒。

最終,諾亞得到了他不願相信的三個消息。

唐叛變、其他成年男人被殺,孩子們也被帶走了、女人全部被深潛者強暴。

她們被綁在這裡,還是要等著孕育深潛者的孩子。

只要懷孕的,才能有資格被帶走,不然再曼海姆毀滅后,她們依舊要被處死。

聽到這個說辭,諾亞捏緊了拳頭。

「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莉莎搖了搖頭:

「我只知道他們帶頭的那個會唱歌的邪魔,說晚上還會帶著深潛者過來。」

諾亞只感覺心中有怒火在燃燒,他緩緩的吐出一口氣:

「呼……」

「他們等不到晚上了,曼海姆的防禦法陣馬上就要被修復了,大家趕緊朝著巨人山方向走。」

精神崩潰的人被身邊的人帶著,求生的慾望,讓她們站了起來。

現在必須要離開這裡。

瑪利亞現在都不敢相信,唐竟然會將她出賣。

他們之前是那麼好。

她甚至將自己的薪水,都全給了唐。

他們還出生入死。

只是最終,他還是選擇了家人。

那一瞬間,她的世界彷彿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