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也不是他貪婪,而是掌握在他手裏,更方便集中起來干大事。

也不至於像大周王朝這樣,發展一段時間,資源都集中到少數人手裏,底層被盤剝得生不如死。

至於手下幾名縣令,胖虎和富貴都是他從流民裏面帶出來的手下,對他此舉自然沒有怨言。

谷粱玉剛剛被張合招過來打工,能找到一份工作就不錯了,哪裏能有別的意見。

這兩個縣一共收回70多條靈脈,張合將一部分佈置到黑水鎮,餘下的靈脈暫時先存着。

他打算將德化縣改造成大規模的紅薯種植基地。

在這個糧食匱乏的世界裏,紅薯應該是最合適的糧食作物。

就算是經過空間培育出來的靈紅薯,產量也遠遠超過靈谷。

張合覺得想要經營好一個地方,首先應該是解決溫飽。

「公子,很快就可以春耕了,可我們三個縣如今的人口嚴重不足,除了我們原本的黑水三鎮,其他鄉鎮大都只有一兩千人。」

衛鵬仍然夾着一個小賬本過來,找張合彙報目前三個縣的情況。

之前他與葉家的衝突起因便是人口,現在這個問題仍然反過來困擾他。

這些年的持續乾旱,死的人太多了,幾乎是十室九空。

「現在各地都差不多,回頭讓文勝對外多做一些宣傳,就說咱們這邊只收三成地租,希望能夠吸引一部分佃戶過來。

還有你可以派人去奴隸市場看看,如果有就買回來。

另外還可以盡量多使用殭屍工具,以替代勞動力。」

張合又將諸多雜事交給了衛鵬去處理。

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葉家送的大禮之中,還有一條礦脈的三成股份,他一直都還沒去接收,現在終於可以去看看了。

張合這次獨自一人御劍飛到了礦脈所在地。

這條礦脈距離昭陵城有數百里,位於一片大山之中。

張合御劍飛到礦脈上空的時候,一名中年修士立即從下方礦脈中飛出,向張合迎來。

對方剛開始還有點氣勢洶洶,一副隨時就要大打出手的樣子,但見到張合之後,似乎已經猜到他的身份,神態立即變得柔和。

「對面可是黑水鎮張道友?」

「正是在下!」

張合連忙拱手回禮,同時也在暗暗打量對方。

對方跟他一樣,都是築基中期修為,但應該比他早進階,估計離築基後期也快了。

「哈哈哈!終於等得張道友到來,在下葉星,下邊請。」

葉星很是豪爽地邀進張合進入下方山嶺間的一間石屋。

石屋的一角,很隨意地堆放着一些麻袋,從露出的部分看,裏面竟然全都是紫銅礦。

張合看得有些驚訝,礦脈中出產的紫銅礦是一種很優質的煉器材料,比起玄鐵礦的品階還要高出一級。

在外面的坊市裏,這種紫銅礦可是不便宜,在這裏好像很不值錢的樣子。

葉星留意到張合的表情,似乎已經猜到張合的想法,爽朗一笑。

「咱們這裏既然是紫銅礦脈,礦石自然是不缺的,就算紫銅精偶爾也能看到一兩塊。」

張合來之前就聽說過,這條礦脈中有時候還會出產少量的紫銅精。

這種紫銅精可是用於煉製法寶的優質材料,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

這裏出產的紫銅礦精似乎也不少的樣子。

「不過這些礦石只有賣出去了才值錢,沒賣出去只不過是一塊石頭罷了。」

葉星又補充說道,「張道友遠道而來,我也沒什麼好招待的,手裏只有半隻妖獸肉,一壺靈酒,還請道友不要介意。」

。 名貴的地毯捲成了騎槍的形狀,帶著騎士衝鋒時的氣勢扎向伏地魔,片片地磚也同時離開地面,打著旋兒飛舞向前。

索命咒慘綠色的光芒撞上了飛舞的地磚。伴隨一陣巨響,綠光消散,地磚則被炸的粉碎,兩相抵消。

伏地魔又一抬手,騎槍飛行的方向頓時發生偏轉,在牆壁上撞開了一個大洞,徑自飛到了庭院外,也不知扎沒扎到旁人。

雙方的進攻都沒有起到作用,更不用說佔到什麼便宜了,可以算是不分勝負。

這一回合的交手,艾達和伏地魔都存了試探彼此的心思,沒有繁雜的變化,也沒有用盡全力。

在小漢格頓村時,面對伏地魔的艾達占不到半分便宜,處處被沒鼻子的老怪壓制,而今夜艾達雖然還是占不到什麼便宜,卻也不會再被伏地魔牽著鼻子走了。

若是旁人能做到此種地步,怕是會逢人便說:伏地魔啊,我和他五五開。

但艾達不會,她不會滿足於僅僅只是同伏地魔五五開,她想要的是打倒對方。戰勝敵人,同時也是戰勝自己,超越自己。

伏地魔的想法應該差不多,甚至猶有過之。此前被自己逼得十分狼狽的對手,如今卻能與自己持平,高傲的黑魔王怎麼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

一擊不成,二人誰都沒有就此罷手,一連串咒語從兩人的紫杉木魔杖中射出,一時間昏暗的建築內充斥著五顏六色的光芒。

這些威力巨大的咒語能被防禦的,盡數被二人防下,諸如殺戮咒一類不可防禦的咒語也被二人閃身躲開,落在身後的牆壁上、柱子上、發出沉重的悶響。

一個袍袖鼓盪,一個裙擺飄飄。

看上去只是你一條咒語、我一條咒語的菜雞互啄,實際上卻是招招致命。

只要有一次攻防沒有做好,場面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持平了,這其中的兇險唯有他們二人知道。

伏地魔連連舉起魔杖,數道密集的綠光朝艾達飛去,這些索命咒一部分是佯攻封走位,剩下的才是真正的殺招。

沒有什麼是一記「阿瓦達」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多來幾次。

面對如同死神鐮刀一樣的咒語,艾達雖儘力躲閃,但還是不得不撐開左手的盾牌,有些咒語她實在是避無可避。

連續的索命咒帶來的魔力衝擊太強,即便有盾牌分擔、卸力,艾達還是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半步。

就在艾達的身體出現硬直的瞬間,伏地魔乘勝追擊,又是一記索命咒打出。

伏地魔嘴角微微上揚,蒼白的蛇一般的面孔顯得更加恐怖,瞳仁細長的紅眼睛露出興奮的神色。

黑魔王的得意沒能超過兩秒鐘,志在必得的索命咒竟直接穿過了艾達的身體,落在她身後的大立柱上。隨著一聲巨響,立柱應聲而斷。

殘影?

伏地魔大驚,豐富的戰鬥經驗更是讓他心中警鈴大作。

他猛地轉向身後,只見自己背後白光大作,耀眼奪目,朦朧中能隱約瞧見艾達的身影。

利用閃爍的瞬移引發猛然衝擊,再藉由超高速的出手施放恩賜解脫,艾達的老套路了。這一套下來,擱誰不迷糊啊!

艾絲梅拉達·悶棍高手·崔斯特。

打的就是出其不意,再加上恩賜解脫不可抵擋的特性,一般人只怕就栽了。

可惜的是伏地魔不是一般人,想用魔咒擋肯定是擋不住了,可架不住伏地魔人家能躲開。

伏地魔再次幻化成一團黑霧原地消散,散開的黑霧於大理石壁爐附近重新聚合,細高的身影隨之顯現出來。

未等自己站穩,黑魔王的魔杖就指向了壁爐,火焰立時飛出爐膛。接著他袍袖一甩,風助火勢,一道火龍捲裹挾著地磚、碎石、破損的傢具等等,一齊飛向艾達。

一擊未成的艾達怎會坐以待斃,當伏地魔現身後,她直接一記消失咒打了過去。

釋放完火龍捲的伏地魔急忙閃身躲避,消失咒擊中壁爐,壁爐瞬間消失,就好像那個位置從來沒有過大理石壁爐一般。

艾達得勢不饒人,化身法術機關槍的她消失咒、恩賜解脫、索命咒甩個不停。每條咒語施放的時機都恰到好處,掐著伏地魔立足未穩的時間點,向對方猛攻,建立自己的優勢。

接連不斷的進攻,伏地魔只能不停躲閃,看上去有些狼狽,艾達似乎真的佔據了主動。

可實際上,兩人卻還是平分秋色。別忘了,伏地魔在躲避第一記消失咒前可是放了一把火的。

艾達本想著讓過火龍捲,不去理會,一心打垮伏地魔。可誰知那火竟好似帶著制導一般,死追著她不放。艾達在前面一邊跑一邊下咒,火龍捲就在身後一直追,鍥而不捨。

她逃,他追,他們都插翅難飛……

可惜伏地魔不是霸總,誰家霸總沒鼻子啊!艾達也不是總裁的小嬌妻,誰家小嬌妻喜歡抄刀子砍人啊!

大廳里的場景變得有幾分詭異,艾達用咒語追著伏地魔跑,伏地魔操控著火龍捲躲避障礙追著艾達跑,就好像銜尾蛇一樣,一時間竟分不出到底誰佔了上峰。

由於艾達的放任不管,火龍捲的威勢越來越大,變得十分粗壯,行進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熱浪逼人,灼熱的氣息讓人胸中憋悶,十分難受。

火龍捲所帶來的炙烤感讓人無法忍受,艾達只得中斷自己的攻勢,先行滅火。

如若繼續不管,室內的煙氣都足以讓她窒息了。同伏地魔一命換一命,傻子才做這種賠本生意!

伏地魔可是把自己靈魂都切成片了,要是能一個魂器換一條命,他怕不是能美到冒出鼻涕泡。鄧布利多一個,艾達一個,再饒哈利一個,說不定魂器還有富餘呢!

沒了這三人搗亂,英倫魔法界就是他伏地魔王的天下了!美滴很,美滴很!

既然沒有換命的打算,這火也不能讓艾達煉成火眼金睛,自然不能任其繼續燃燒,要儘早熄滅。

艾達高舉魔杖,念動咒語,魔杖就像是突然變成了消防槍似的噴出大量清水。

同樣是「清水如泉」,別人的「清水如泉」是涓涓細流,艾達的「清水如泉」卻如同山洪暴發一般。

清水傾瀉而出,迎上怒號的火焰龍捲。自古水火不相容,清水與火龍捲相遇瞬間蒸騰起大量水蒸氣,建築內被朦朧的白霧籠罩,一片迷濛。

由於白霧的存在,艾達的視線受限,根本看不見伏地魔。失去了目標,也無從判斷伏地魔的動向,艾達的心中升起了危機感。

她不敢怠慢,立即擎起魔杖,魔力形成的保護罩自頭頂落下,將她整個人都罩了起來。

這樣一來,既能防止蒸氣對自己的侵蝕,也可以防備伏地魔有可能的偷襲。

還沒等艾達做出下一步動作,危機已然出現,伏地魔的出現在了艾達背後。

不等完全脫離黑霧狀態,臉色蒼白的伏地魔便舉起魔杖,猩紅色的瞳仁里也滿是殺機,綠光陡然亮起,又是一記索命咒!

7017k 「他就是武祖!」

赤松子淡淡地說道,不帶任何情緒,他是天生道心,縱使是顧沖此時的絕代風采,亦難以撼動他的心神。

「世間竟有此等人物!」老道士讚歎,「果真是如神!如魔!」

之前赤松子以此來形容武祖他還有些不信,但他現在卻是信了。

「此人聞所未聞,現在卻突然崛起,這人究竟是誰?」與此同時,老道士的心裡也升起了一陣疑惑。

這件事他有些想不通,沒有無緣無故的強大,此人身上定有大秘!

極有可能是大能轉世!

不過雖然他也知曉其中定有隱秘,但他也不敢去追尋,武祖給他的感覺太可怕了,使得他心內根本未曾升起探尋的想法,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桿秤,而在他看來,這完全不值得。

而在老道士注視顧沖時,顧沖也感應到了他,這是一種心靈感應,每人都擁有,只是相比於常人,顧沖的這種感應要強上千萬倍。

「這是一位古人!」

他心道,縱使這個老道士體內生機旺盛如海,氣血如神龍起伏,但那氣息之中夾雜的一縷歲月的氣息卻是無法掩蓋的。

那是時間的沉澱,這種氣息難以模擬。

……

「他又變強了!」另一邊冉求感慨,幾年前他曾見過武祖一面,當時的武祖遠遠沒有現在可怕。

若說曾經的武祖給他的感覺是汪洋,是深淵,那麼現在就是一個吞噬一切的黑洞。

在他的感覺中,每一刻都有無數的宇宙精華被武祖所吞噬,只進不出,損天地而補益己身。

「大師兄,他就是武祖,被你稱為天生聖人的存在?」冉求身後,張良開口問道。

武祖的風采令他折服,他的心中此時竟然生出了一種投效武祖的衝動,他感覺武祖完全符合他心中的明主形象,甚至還有所超出。

這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感覺,雖然他是第一次見武祖,但他卻知道武祖就是自己苦苦追尋的人。

「就是他!」冉求點頭,他此時也察覺到了自己這個師弟的心緒有些不平靜,不過他也沒有多說。

以他的智慧能夠猜出他這個師弟現在在想些什麼,對此他既不支持也不反對。

……

「武祖啊!!」

大秦咸陽里,東皇太一望著大殿之中變換莫測的星辰之影一聲長嘆,他的目光彷彿通過這星象望到了將軍山此時的景象。

「這個世間不該有你!」

東皇太一低沉的聲音在空曠的大殿之中回蕩,最後越來越小直至徹底消失,連帶著消失的還有東皇太一裹在黑袍里的身影。

待到東皇太一消失后,一道身著輕紗,身材豐腴的女子走進了大殿,那若隱若現的輕紗之中偶爾顯露出的一抹雪白令人心醉,這是一個很迷人的女人。

他是陰陽家的大司命,出了東皇太一外,他是陰陽家地位最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