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卻難以相信,自己的徒弟難道真的是想打劫不成被反殺嗎?

就連他們心中都沒底,畢竟婧宸仙宮內的寶物到底是什麼,誰也不得而知,兩個徒弟又年輕氣盛,被寶物迷了心智也說不定。

但猜測歸猜測,要讓他們承認,卻很難堪,於是梗著脖子道:「九葉道友說的對,讓兩個當事人出來對峙!若是他們敢發心魔誓,我便不再追究!」

這下輪到九葉真人尷尬了,他現在別說叫了,就連人他都不知道怎麼跑的!

於是他看向浮廣:「周師弟快叫兩位師侄出來吧。」

浮廣愣了愣,咬牙看向四周,冷喝道:「逆徒!還不趕緊出來解釋?」

「……」

「唳——」

一隻炎鳥飛過的高昂……

四周突然靜悄悄的,浮廣臉色漲紅,這兩個逆徒,居然如此不給他面子!

為了讓自己下了這個台階,於是浮廣又把皮球踢給九葉:「許是平日里我這個做師父的太過嚴厲,他們又年幼,心虛之下害怕不敢見我。還是師兄叫為好。」

絕靈球內,范成祥神色前所未有的焦急:「你不該出現的!如今絕靈球曝露,你以後的日子可怎麼辦?」

蘇子靜默默聽著,若是再來一次,她還會這麼辦!

絕靈球曝露就曝露了,大不了直接解除契約,拱手讓人就是!

可師兄只有一個……

范成祥深知現在多說無用,便對蘇子靜道:「出去后聽我的,就說絕靈球是我的知道嗎?千萬別承認是你的!」

蘇子靜看了他一眼,點頭應了。

是誰的都不重要,能活下來就行,以後她肯定不會離師兄左右就是。

二人說定,就借廢墟中的小縫觀察起來。

聽到浮廣叫,二人直接不搭理,又聽九葉喚他們,於是二人對視一眼,攜手出現在廢墟外。

二人一出現,所有目光都投到他們身上。

浮廣更是臉帶薄怒,上來就是一句:「給我跪下!」

蘇子靜拉著范成祥快步越過他,站在九葉真人背後去。

浮廣臉色鐵青,逆徒!兩個逆徒!

不行!此事不能就這麼算了,必須要他們償命才行!

「你們居然敢殺害隱靈宗兩位親傳弟子,還不快跪下給二位真人請罪!」

蘇子靜莫名其妙:「九葉師叔都給我們機會自辨,師父又是做什麼,如此不相信自己徒弟不成?」

浮廣抬手欲上前打,被九葉攔下:「周師弟今日魔怔了不成?還不快快退下!」

浮廣放下手,眯眼看過去。

九葉皺眉與他對視:「周師弟莫不是忘了,本尊才是掌門欽點的負責人,周師弟想越權不成?」

這話說得有點重了,像是浮廣故意想撼動九葉地位一樣。

浮廣忍了又忍,被詹宇揚拉開,算是給了他一個台階下。

見了當事人,黃海與水陌面帶怒容,黃海問:「你們且說說,為何要殺他們二人。」

蘇子靜笑了,有人撐腰的感覺就是好呀,於是道:「他們想搶東西,沒搶成,所以我才殺了他們。」

黃海臉上帶著不信,心裡卻信了幾分,嘴上不饒人:「你說是就是?如今他們都死了,還不是容你紅口白牙,說什麼是什麼?」

蘇子靜從九葉身旁探頭出來:「那你說怎麼辦吧,如今人都死了。況且我敢發心魔誓,你要是相信自己徒弟,也發一個試試!」

黃海氣得吹鬍子瞪眼,口頭上占不了什麼便宜。

水陌拭淚,抖著嗓子:「兩派素來交好,你們怎麼不看在這個份上,好歹留他們一條性命,何必趕盡殺絕。」

這麼說,就是承認了自己啊徒弟搶劫不成被反殺的事實了。

九葉好整以暇,負手觀戰。

莫小琪機靈走回去,把九葉之前坐的凳子搬來,擠開蘇子靜,像保護神般立在九葉身側。

蘇子靜也不在意,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水陌:「我又不知他們是誰,他們搶東西前也不報上家門!」還用埋冤語氣道:「真是的,要是報上家門,我肯定留他們一命,也省了這些麻煩!」

水陌一噎,眼底恨意劃過,又捂臉嗚嗚哭起來。

蘇子靜又道:「你可別哭了,都是師祖級別的老人,哭成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我這個不滿三十,又剛結丹的小輩欺負你呢!」

不滿三十?

人群又一陣嘩然,

被一個小輩如此譏諷,水陌哭是哭不下去了,垂眸壓下恨意。

黃海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如今九葉在此,他們再多糾纏也是枉然!

且等著看,不信元仙門會派人時刻守在這女弟子身邊!

水陌深深看了蘇子靜和范成祥一眼,也扭頭離開了。 又被殺了一個,現在連呆在塔下混點經驗,都成了奢望了嗎?

正在等待復活的霸氣王者,看了一眼直播屏幕上的各種嘲諷。

他是真的受不了,直接關掉了直播。

雖然這樣會掉嚴重掉粉,但是他實在是受夠了。

霸氣王者現在對贏得比賽,已經不抱任何指望,只希望找機會,打一波尊嚴之戰。

然後就等自己這邊的水晶塔,被風雲公會推倒,早點結束這種煎熬。

霸氣王者現在非常後悔發起公會挑戰,這特么也太坑了。

一失先手,就根本沒法玩了。

張山三人在擊殺霸氣風神后,就開始攻擊對面的第一座防禦塔。

相對於開始的時候,防禦塔五百的攻擊力,那是非常可怕的。

但是現在張山的裝備和等級,都有了提升。

特別是熊貓糰子的等級,也跟著升了上來。

防禦塔的攻擊力,已經不是什麼威脅了,至少對張山來說是這樣。

相對於防禦塔的攻擊力,防禦塔的血量,就有點讓人頭疼了。

50萬的血量,好難打啊。

現在他們三人中,張山的攻擊力最高,也才三百不到。

風雲一刀更是才解鎖一件飾品,攻擊連力一百都沒有。

要不是他還有技能,可以用一下的話,推塔能力可能還不如一隻機械兵。

三人加上五隻機械兵,不停的推塔。

當雙方新的一小機械兵過來后,張山迅速將對面的五隻機械兵打掉。

一千血的機械兵,對於現在的張山來說,只是小菜,幾槍就能清掉,不要太簡單。

自己這邊又多了五隻機械兵,推塔的速度又變快了一些。

兩分鐘過後,當風雲公會這邊的機械兵,累計到了三十隻,才終於將對面第一座防禦塔推倒。

系統提示:六管菩薩擊毀一座防禦,風雲公會每人獲得一千金幣。

除了金幣外,三人各升了一級,張山終於升到了十級,裝備等級提升到了十級。

他現在的攻擊力已經有四百多了。

這個攻擊力,用來推塔的話,可能不算什麼,但是用來打人的話。

那就非常給力了,只要對面敢上來,那就一槍一個。

而且推倒對面一座防禦塔,還給了他一千金幣的。

現在他都有五千金幣,解鎖神器不遠了。

看著身邊的三十隻機械兵,風雲一刀信心滿滿的說道。

「哈哈,繼續推,想不到機械兵累計多了,可以這麼猛的,推塔非常給力。」

「不錯,現在我們的裝備和等級,都還不怎麼行,靠自己推塔有點難,得靠機械兵才能推得掉。」

「都一起來上路吧,一起推塔,把對面上路的三座防禦塔全部推了后,直接打水晶塔。」

風雲一刀在隊伍頻道中提議說道。

「可以,我們這就過去。」

風雲天下表示同意。

這個主意確實不錯,直接推到對面的水晶塔那裡,完全不給霸氣公會任何機會。

沒過多久,風雲公會五人全部匯合,身邊跟著一大群機械兵,正在推對面的第二座塔。

此時,霸氣王者和霸氣御天終於復活了。

加上之前已經復活的霸氣風神,三人一合計。

不用管風雲公會的推塔行動,因為想管也管不了。

他們要是真上去的話,也不過是送人頭的。

還不如去刷點錢和等級,想辦法購買一件披風。

現在他們算是發現了,沒有披風就完全沒有生存權。

一兩百的血,脆得要死。

張山只要隨便一槍,就能把他們打倒,根本就不上去的。

一定得想辦法搞件披風來,要不然的話,連一波尊嚴之戰,都可能打不出來的。

可是去哪刷錢呢?這是個問題。

下路和中路,他們各有一個人在佔線,他們沒必要再過去了。

而上路風雲公會五人組團在推塔,那就更不可能去了。

只剩下打野一條路了。

沒得說,三人一起向野區跑去,組團打野。

好在除了霸氣王者外,霸氣御天和霸氣風神都有解鎖紅色武器。

還是有點攻擊力的,一起打野的話,效率也不會太差。

「咦,霸氣王者他們應該復活了吧,怎麼線上都沒有看到他們人?會不會在打野啊,我們要不要去找一波?」

風雲一刀一邊攻擊防禦塔,一邊在對其它人說道。

「算了,我們推塔就行,不用管他們,浪費時間。」

張山不想浪費時間,早點把對面上路的塔全部推了。

然後直接打爆水晶塔不香嗎?幹嘛還要費勁去找人?

萬一撲了個空的話,豈不是浪費不少時間的么?

「等推完這座防禦塔,我們的基本裝就齊了,完全不用擔心對面,隨便他們去刷。」

一座防禦每人可以獲得一千金幣,兩座防禦塔,就可以讓他們解鎖武器和飾品。

加上他們之前還刷了一到兩千金幣。

再搞雙鞋子和搞件披風,他們的裝備基本就搞齊了。

霸氣公會的人,再怎麼刷,也不可能比得了他們。

等推到對面的水晶塔那裡,看霸氣公會的人,還回不回來?

要是不回來的話,直接把水晶塔打爆。

要是回來的話,直接一波碾壓。

反正怎麼打都是贏,就不用去費功夫找人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