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神靈!」接二連三的人跪下,向著周陽和葛清霏祈禱。

唯有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站在人群里,仰著頭,愣愣地看著天空中的葛清霏。

……

「三條!」周陽看著試管里的三條血絲,隨後看著葛清霏飽滿的胸口,「換一身衣服吧。」

「啊?」葛清霏詫異,臉上騰起了紅暈,「你!還在天上呢!」

「換一套作戰服。」周陽無語。

誰叫你剛才給我看傷口時動作這麼撩,還怪我了!葛清霏心裡氣得牙痒痒。

好在周陽喚出一個大的金屬罐,將葛清霏裝在裡頭。

轟!

烈焰燃燒,金屬罐內,葛清霏身上的作戰服灰飛煙滅。

幾聲慘叫,使得葛清霏愈發警惕。沒想到還有血絲竟然藏在作戰服里!

於是,葛清霏再次對全身做了一番檢查,同時看了看傷口,嗯,被周陽處理得很完美,尤其是胸口的,消毒清理上膏藥,現在傷疤都要消失了。

隨後一簇火焰在葛清霏頭頂燃燒,果然又是一聲慘叫。

這些血絲真會藏的!

對全身細之又細檢查了一番,葛清霏才換上了新的作戰服。

這回她換了一套黑色的。

金屬罐消失,葛清霏出現在周陽面前。

「如你所想,甚至頭髮里也有。」周陽看了看葛清霏火紅的頭髮,點點頭,隨即想了一下,目光朝下遊離。

「想什麼呢!我檢查過了!」葛清霏一拍周陽的金屬腦袋。

「剩下的怎麼處理?」說著,葛清霏看向下方的巨大坑洞,坑洞內滿是熔融的玻璃,坑底還有一灘血液在挪動。

「裝起來研究。」周陽說道,「這東西危險性未明,還不好說。」

「沒想到這次核彈能起作用,應該是對方是無本之源,血液僅僅只來自獻祭的人。」

「沒錯,如果主意識所在,我們未必對付得了對方。」

兩人緩緩飄在大坑上方,看著底下的如同蛇一般扭動的血液。

周陽立即找出來一個滅銀大罐子,「裝半罐,剩餘的滅殺了。」

「好!」

葛清霏正準備出手,不料血液底下飛出來一個怪物,帶著無比濃烈的殺氣沖向周陽! 對於龍崎如此鄭重其事的提醒,眾人還是覺得很有道理的。

畢竟,大家在萬獸秘境之中,都有着不小的損失,而他們舉辦的武者聯盟大賽的用意,是為了交流學習,而不是殺人大會,要不然,這裏的參賽者,有王級,也會帝級,甚至有林衛這樣的聖階。

如此一來,如果不加以限制,高階肆意屠戮低階,那將會造成怎樣恐怕的影響。

「第二個禁止,是在比賽期間,禁止服用爆發類的禁藥,違者同樣取消參賽資格,第三個禁止,則是除召喚系的御靈師外,禁止使用魔寵。」龍崎朗聲說道。

這其實也很容易理解,這一屆擁有魔寵的人,實在太多,基本上都是九階以上級別的魔寵,甚至還有很多聖階級別的魔寵,如果加以禁止,那就不是武者之間的實力比拼了,而是變成了國與國之間的國力比拼了。

「那麼……我宣佈,第一千一百三十七屆武者聯盟大賽,現在正式開始,請大家留在原地,抽籤儀式,將會馬上開始,抽到幾號的,便代表你是幾號擂台。」龍崎停頓了一下,而後一臉鄭重其事的大聲說道。

說完之後,龍崎伸手一揮,在他身前,頓時出現了無數光團,懸浮在半空中。

「去!」

龍崎伸手一指地面上,那數千位參賽選手,緊接着,那些光團便隨之而動,化作一股溪流,迅速流淌在所有參賽選手的頭頂,好似水流一般,緩緩的流動。

見此,大部分人,都是舉起手,隨意抓了一個光團,光團入手之後,就化作了一塊木牌,上面刻着一些數字。

林衛伸出手,隨意抓過一個光團,而後便看到,他手中多出一塊木牌,上面刻着一個三字。

「小師弟!你是幾號擂台啊!」龐龍一臉緊張的問道。

不止是他,就連周圍的人,也都是急忙豎起了耳朵,很在意林衛是第幾號擂台,跟龐龍一樣,所有人都不願意,在大賽剛剛開始的時候,就碰上林衛。

「三號!你們呢?」林衛伸出手,把木牌在眾人面前展露,緩緩的說道。

「呼!嚇死我了,還好我是第一百零八號。」龐龍拍了拍胸口,鬆了一口氣說道。

「咦!大家運氣不錯嘛!」看了一眼所有人的木牌,林衛頓時露出驚訝之色,而後笑着說道。

原來,加上他,天宇學院所有人,木牌上的數字,全都不一樣,這樣一來,便不會出現自相殘殺的情況,對此,所有人都是鬆了一口氣,一臉欣喜的笑了起來。

「我去!不會吧?我怎麼這麼倒霉。」就在龐龍等人高興之際,在不遠處,一個名叫雪翼王國的陣營里,卻是傳出一聲驚呼,說話之人,哭喪著臉,看着手中的木牌。

「可憐的孩子!」在他周圍的人,看到那人木牌上的數字之後,都是一臉同情的看着他,原來,在他手中的木牌上,刻着一個三字,這樣一來,他接下來,便是要跟林衛一個擂台對着,怪不得他會有如此的表情。

當所有人都拿到木牌之後,人群便開始流動,朝着各自的擂台走去,而林衛也是跟眾人分開,朝着靠前位置的三號擂台走去。

每一個擂台,都有十個人,不過當林衛走上三號擂台後,卻是突然發現,在他面前的九個人,全都有些畏懼的看着他,更讓他愕然的是,他發現,這九個人的修為,居然全部都是王級,讓他頓時有種恃強凌弱的感覺。

林衛甚至在心中猜測,這也太巧了,在場數千人中,有着不少的皇級武者,他居然一個都沒有碰到,這彷彿是有人刻意安排的一樣,派一些墊底的給他。

九人相互看了看,發現大家的實力,都相差不大,也就是說,對付林衛,他們這九個人,沒有一個拿的出手的,對此,一個個都是垂頭喪氣的模樣。

如果林衛的修為,只是皇級,甚至是帝級,他們或許還會聯手,先把林衛解決了,但林衛卻是聖階的修為,雙方修為差距太大,林衛壓根都不需要動手,只需釋放自身的威壓,便能把他們給壓趴在地。

「我……我認輸!」九人中的一人,有些緊張的說道。

此人的話,彷彿是壓垮其他幾人的最後一根稻草,在他的話音落下之後,剩下的八人,都是紛紛開口認輸,既然明知道,連林衛一招都接不住,他們自然也不想受虐。

比賽還未宣佈開始,林衛所在的三號擂台,便已經分出了勝負,對此,卻是沒有人感到好奇,好像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一樣。

「你今天的比賽已經結束了,恭喜你獲得進入下一輪,守擂戰的資格,你可以下去休息了。」龍崎落到林衛面前,滿臉笑容的說道。

「多謝前輩!」林衛點點頭,對龍崎抱了抱拳說道,說完之後,林衛便離開了擂台,前往了四大帝國所在的觀眾席,在上官浩陽身邊坐下。

天宇學院所有人,甚至是皇室一方的林蒼松他們,對於林衛的到來,也是表現的十分熱情,因為,林衛這是給風羽帝國大大的長臉了。

畢竟,天宇學院代表的,也是風羽帝國的一部分,林衛變現都越出眾,風羽帝國便越有面子。

「看來!不出意外的話,這林衛應該就是此次個人賽的冠軍了。」黑暗帝國陣營之中,為首的一位老者,摸了摸下巴那雪白的長須,一副對林衛十分感興趣的模樣。

此人名為宗立,跟郭淮一樣,是長老團的成員,修為也是聖階八星,郭淮身為十二位評判之一,待在了評判席,所以,黑暗帝國這邊,現在便是由他負責。

「嗯!在場之人,恐怕沒有人是他的對手,據我所知,這林衛是靈武雙修,就是不知道,他是哪一方面,突破至黑鐵級了?如果是元力還好,如果是靈力,那我們就要引起對他的重視了。」說話之人,是一個把自己包裹在斗篷之中的神秘人,因為帶着面具無人能夠看清眾人的面貌。

「哦?這是為什麼?」宗立有些疑惑的看向那人。

「據我所知,你們黑暗神庭,位於帝都的分殿,曾經派出了三個黑鐵級別的武者,還有一些後天帝級的武者,前去抓捕那小子,結果全部折損了。」斗篷人語氣有些嚴肅的說道。

「哦?想必是天宇學院,派出來保護這小子的高手,出的手吧!」宗立點點頭,淡淡的說道,聽他說話的語氣,卻是沒有往林衛身上想。

「你猜錯了,據說你們那影殺分殿的殿主,名叫勾魂的傢伙,讀取了那三個黑鐵級影衛的記憶片段,發現了,出手的,根本不是什麼天宇學院派出保護那小子的強者,而是這小子手下的召喚獸。」斗篷人搖搖頭說道。

「召喚獸?你是說這小子這小子很早以前,就能夠召喚出,擊殺黑鐵級武者的召喚獸嗎?」宗立面色一驚,皺眉看向斗篷人,語氣變得有些沉重。

「沒錯!據說全部都是後天九階巔峰,甚至是半步先天級別的召喚獸,不但實力強大,而且數量還很多。」斗篷人點點頭說道。

「數量很多?很多是多少?一般的召喚師,在後天境界,一般也就九隻召喚獸吧?除非是控制了一個族群的王者。」宗立皺眉問道。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但應該不會少於一百隻,如果這一百隻,甚至是更多的召喚獸,進價到黑鐵級,那麼……」斗篷人說到最後,卻是有點不敢繼續往下說了。

「那麼!隨着這小子的修為,日益精進,他的那些召喚獸,實力也會越來越恐怖,以這小子的天賦,將來很有可能突破到青銅級,到時候,他便可能擁有上百隻,甚至是更多的青銅級召喚獸,這樣的實力,就算是白銀級的強者,估計也不是對手,恐怕會對我們的機會,構成威脅。」斗篷人沒有說完的話,宗立卻是緩緩替對方說完了,卻是越說越震驚。

「不是構成威脅,而是絕對的阻礙。」斗篷人沉聲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殺了這小子?」宗立皺眉說道,眼中流露出一抹殺意。

「沒錯!而且還必須趁早,不能給他成長的機會。」斗篷人點點頭說道。

「嗯!我明白了!此事我會向神主稟報的,或許到時候,還需要你們的幫助。」宗立點點頭說道。

「這個自然沒有問題,既然我們合作,自然也是要出一點力的。」斗篷人點點頭,笑着說道。

「嗯?」林衛突然感覺身上一冷,下意識的看向黑暗帝國所在的觀眾席,卻是發現,有一個身穿黑色斗篷,帶着黑色面具的斗篷人,正在注視着自己,看到自己看過去,卻是急忙把每個移開,彷彿在有意迴避他。

「怎麼了?」上官浩陽注意到林衛的神色,頓時開口詢問道,以為林衛出什麼狀況了。。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

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淡淡的月光下,順着季秦聞的指去的方向看去。

宋輕沈被兩個大漢挾持着,他的兩手被反綁,半耷拉着頭,在看到木遙遙的時候,抬起頭來,期待的目光,輕輕的喊了一聲,「遙遙,別聽他的,他的話可不能信。」

而邊上赤足的女人,被黑色麻袋套住,聽到遙遙二字,稍稍掙扎了一下,發出一聲悶哼。

木遙遙看到那個赤足,以及輕輕的悶哼,知道這是阿江弦。

宋塵又再一次從木遙遙這裏看到一些離奇的事迹,有些不可置信,瞬間覺著,她們的故事並不會那麼簡單。

「你想做什麼?」木遙遙沒什麼耐心,最不願看到的人就是季秦聞。

「讓你回到我身邊,」季秦聞的目光不離木遙遙,也是這一瞬,看到了她手腕上再沒了那條手鏈,高聲叫道,「遙遙,手鏈呢?」

「當了,」木遙遙揉揉手腕,看向眸光犀利的季秦聞,「你越是想要什麼,我就會毀掉什麼。」

「你……」季秦聞抬起來的手顫抖著又慢慢放下去,他對身後的周辰怒吼,「周辰,讓他們動手,遙遙帶回季宅。」

「是,」而這時的周辰的說話,反應都很遲緩,面部表情都很僵硬,瞳孔無神,雙手緩緩推著輪椅往後退,讓出了一個空地出來。

「你對他做了什麼?」記憶中的周辰不是這樣子的,還不等季秦聞回答,從樹影中出來幾十個人影,手中各自拿着木棍和短刀。

他們紛紛向木遙遙走來,木遙遙斂眸,看到季秦聞的眉頭輕輕一樣,仿若勢在必得。

「小心。」宋塵又上前護住木遙遙,不料,她的反應速度卻是比他更快,她脫下高跟鞋,毫不留情的砸向周辰。

周辰倒下,高跟鞋的鞋跟在扎在眉心,在身邊躍躍欲試的黑衣人就一一倒地。

慢慢地,在月光下,變成一縷黑煙,隨風消散。

這一切,顛覆了宋塵又的三觀,他愣在原地,不可思議的望着木遙遙,以及在輪椅沒有一點人氣的季秦聞。

「這……」宋塵又還是發出了一聲驚訝,驚異的目光投向木遙遙,抿抿唇,輕聲問,「這什麼情況?」

「他是傀儡,」木遙遙指向倒在地上的周辰,見躺在地上的他緩緩睜開眼睛,伸手拿下了插在眉心的鞋子,拿在手中狐疑的看了一眼,又環顧四周,脊背一涼,雙眸里更是驚恐。

「他他他他……」他了好一會兒,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周辰苦惱的站起來,不敢離季秦聞太近,一步一步往後退。

「呵呵,」季秦聞輕輕笑出聲,果然,知道這個伎倆的只有木遙遙,就只有她知道他下的詛咒,破綻是什麼。

就像她一樣,最厭惡有人碰她眉心。

「不愧是遙遙。」季秦聞讚賞的看了一眼面色冷淡的木遙遙,也望了一眼在那裏瞠目結舌的宋塵又,抬起手來向他點了點,「遙遙,他可是什麼都看見了,你不怕嗎?他可是怪異案件的隊長哦!」

木遙遙側眸,對在身邊站着的宋塵又一點反應都沒有,她已經走出了第一步,還怕什麼?

見木遙遙不說話,季秦聞也不願強求,他再次笑了,笑得很苦澀,「一點也不好玩,周辰,走了。」

「哦,對了,那個老東西可不能還給你,」季秦聞抬手指向被黑色麻袋罩住的阿江弦,「她還有點用。」

言外之意,宋輕沈是無用質人。

「唰」一下,木遙遙冷冷的看向季秦聞,「你也只會放空話了。」

「遙遙,你看,你不在我身邊,也沒人陪我,這個老東西呢,還能陪我說兩句話。」季秦聞調侃。

木遙遙:「……」

她已是無言以對,看向季秦聞那張臉,再想想他的詛咒,以及雙手染著父母的鮮血,就想要報仇雪恨,可,沒有十足的證據,也找不到那個隱藏的破冤案專組的鄭三思,只要他在,什麼疑案詭案都能一一破解。

周辰在一邊站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滿腦子都是季秦聞下的咒,他不能離開季宅和他半步,否則就會全身流膿,長滿蛆蟲而疼死。

自從木遙遙離開后,他有逃過一次,可沒想到,真的出現那些癥狀,讓他噁心連連,至於現在看到他,就會忍不住膽寒。

也是被下咒以後,全身都很冰冷,毫無血色,一點熱氣也沒有,講話做事都很遲緩,而且,季秦聞居然將他作為傀儡,來養他筆下的那些人物。

看着倒在地上變成灰煙的那些人,就是他筆下的配角,竟真的灰飛煙滅。

「季先生,我……」周辰到底是怕了,忙上前去推輪椅,走的時候,小心的回眸看向木遙遙,朝她眨眨眼,另外一隻手鬆開輪椅,從口袋離拿出一張紙條,輕輕一抖,落在了地上,腳尖也是麻利,踩了幾張樹葉子蓋住。

「遙遙,咳咳咳……」鬆綁后的宋輕沈癱軟在地上,全身痙攣,瞳孔無神,就連說話都很吃力。

「二叔,」木遙遙扶他坐起來,看着他臉上隱隱有什麼東西在蠕動,一時大駭,「二叔,你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