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安,是你嗎?」

凌冉回過頭,瞬間面無表情。

媽了個幣,這tmd不是男主嗎?

緊接着,她來不及的反應,那人瞬間抱住她。

尹越:「小安,真的是你,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苦……」

凌冉一臉生無可戀,卻又無可奈何。

這時候,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和男主的身上,尤其是女主,那表情恨不得殺了她。

【宿主恭喜你,成功拉到女主的仇恨值。**女干,毀容……一系列報復正在等着你。】

凌冉忍無可忍,「閉嘴!」

她猛然推開男主,走向蘇萌,一臉淡定的問她,「發生了什麼事?」

蘇萌微微發獃,很明顯,她還在吃瓜中,而且還是吃的她本人的瓜。

「你和那位是……」

凌冉睜眼說瞎話,「不認識。」

蘇萌和所有人一樣,臉上都寫着我不信。

你們明顯有姦情。

凌冉問她:「辦完事了嗎?」

蘇萌搖頭,這才反應過來。

「我就下樓取點東西,她們非說咱們偷東西……」

女主上前一步,眼睛狠狠的盯着凌冉。

這下好了,新仇舊恨一起來了。

「真巧,真沒找到這兒也能碰到安小姐……」

聽着語氣,來者不善啊!

凌冉面無表情:「不巧,這是回s基地的必經之路。」

蔣雪咬咬牙,「你當初救了阿越,我還是很感激你的,你想要什麼跟我說一聲不就行了?何必偷東西呢?」

她將「偷東西」幾個字咬的音極重。。 饒是楚燁一直在防備著華曉萌,卻也沒有擋住她的突然襲擊。

下一秒,華晨曦的慘叫聲傳出。

「啊,華曉萌,你在幹什麼,放開我,別拽,疼!」

華曉萌咧嘴,語氣森寒,「疼就對了!」不疼怎麼對得起華曉萌那一巴掌呢!

楚燁的臉皮抽搐,臉上原本溫潤的表情寸寸龜裂,這個樣子的華曉萌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

或者應該說,華曉萌從未將自己乖戾的一面展現給他看。

在楚燁的印象中,華曉萌是一個很要強,很有能力,卻也很是溫柔的女人。

拽人頭髮這種潑婦般的跌份行為,絕對不應該出現在華曉萌的身上。

對方很清楚自己是什麼地位,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

然觸及到蕭謹言的時候,楚燁瞳孔驟然一縮,恍然明白過來,是誰給了華曉萌反抗的底氣。

「華曉萌,放開晨曦!」

楚燁想要將華曉萌兩個人分開,但是蕭謹言比他的動作更快,他強行將楚燁和華曉萌之間的距離隔開,看了小女人一眼,就將眸光集中在楚燁的身上。

看樣子,某人應該能自己解決,再不濟,蘇軟軟和沈翔也不是吃乾飯的。

如果知道蕭謹言在想一打多的事情,華曉萌絕對會給男人比一個大拇指,這一點還真是對她的胃口。

「蕭謹言,你在做什麼?」楚燁沉沉開口。

「你是瞎了?」蕭謹言毫不客氣的道。

楚燁被他噎了一瞬,反應過來,譏諷道:「沒有想到,堂堂蕭氏集團總裁也是一個耍嘴皮子的人!」

蕭謹言認真的想了片刻,隨後道:「我高興!」

「噗!」不遠處,聽到男人的話,蘇軟軟差點兒噴出來,對著沈翔說:「你們家老闆,還真是一個神人。」

沈翔滿臉的糾結,認真的說:「我們老闆平時不是這樣的!」可每次遇到華曉萌小姐的事情,就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

只不過,後面的話,沈翔沒有說出口。

而是道:「蘇小姐,你不去幫華曉萌小姐嗎?」

蘇軟軟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把瓜子,咔咔的嗑,完全是一副吃瓜群眾的表現,無所謂的擺擺手,說:「不用不用,萌萌能自己搞定。」

嘴裡說著,蘇軟軟將瓜子給沈翔分一半,「別說我了,你怎麼不去幫蕭謹言?」

沈翔下意識伸手接了,等反應過來,嘴上已經放了一個瓜子,咔的磕開,嗯,挺香的。

可吃完,他就後悔了,額頭上不知道啥時候多了一層冷汗,訕訕的將瓜子放下,罪過罪過,他竟然在看老闆的好戲,那是能隨便看的嗎?

「咳咳,老闆那邊好像並不是很需要我的樣子!」

「說的也是,你怎麼停了,繼續吃啊!」蘇軟軟點頭,催促道。

沈翔:「……」所以,他到底是吃還是不吃呢?

好在華曉萌不知道蘇軟軟在做什麼,不然肯定要一口老血吐出來,你不來幫忙也就算了,還在那吃瓜子看戲,怎麼想的呢?

華晨曦都要瘋了,她長得比華曉萌高,看起來有力氣的多,可這種時候,卻完全不能反壓制。

倒是被人錮的死死的,只能是費力的抓著華曉萌的手腕,可每當她想要用力的時候,華曉萌就會加重手上的力氣。

頭皮撕裂的痛苦可不是開玩笑的,除非有一股子頭皮掉了我也要弄死對方的狠勁,要不然很難翻身。

很顯然,華晨曦是沒有的。

她只是一味的哭,一味的謾罵:「華曉萌,你這個賤人,你不得好死,放開我,嗚嗚嗚……」

華曉萌撇嘴,放開你?可想的真好!

周圍聚集了不少人,絕大部分都認出了鬧劇之中,這些大佬們的身份,有的想要拿手機拍照,有的接頭交耳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不過,這些人還未付諸行動,就被一群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黑衣人制止。

「抱歉,不允許拍照,諸位今天所有的消費都算在蕭總的賬上,還請離開!」

諸如此類的聲音不絕於耳,餐廳里的人雖然有很多不情願,可蕭謹言的名頭擺在那裡,惹不起,而且還能白吃一段飯。

所以,沒多久,整個餐廳都安靜下來,經理在角落裡抹冷汗,這叫什麼事情啊!

「啊!」華晨曦還在尖叫。

楚燁忍不下去了,他為了能和華晨曦單獨待在一起,並未帶人,和有備而來的蕭謹言相比,實在是有些捉襟見肘。

「蕭謹言,讓華曉萌放手!」

聽到楚燁的話,蕭謹言挑眉,半晌后蹦出三個字,「管不了!」

楚燁差點沒讓他這句話給氣死,鬼踏馬的管不了,華曉萌都說喜歡你了,你倆這關係明顯是不一樣,怎麼可能管不了。

事實上,蕭謹言還真的沒有說謊話。

「蕭總,你真的想和楚家為敵?」楚燁一句話就將問題上升到了家族層面上。

聞言,不遠處的蘇軟軟狠狠啐一口,「我呸,楚燁真不要臉!」

沈翔無語的看她,經過一段的相處,沈翔發現,蘇大小姐真的是很優秀的一個人。

不過好像能和華曉萌小姐做朋友,不優秀點都不行!

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嘛!

「和楚家為敵?」蕭謹言淡淡的開口。

「你我是朋友嗎?」

楚燁屬實是被蕭謹言這句話給問住了。

楚家和蕭家的來往雖然不怎麼密切,但也算不上敵人吧,畢竟生意上還有很多的合作。

但,蕭謹言這話是什麼意思?楚燁不是一個蠢的,明白過來,對方根本就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他偏頭看了華晨曦的方向,深吸一口氣,冷聲:「今天的事情,我記住了。」

「我現在帶晨曦走,可請你別忘了,誰才是你的未婚妻!」

雖然想要將華晨曦據為己有,可在這種時候,他還是要為華晨曦說話的,不過話語里有幾分真幾分假就沒人知道了。

「等等!」

結果楚燁剛剛說完,想要上前將華晨曦拉開,就被蕭謹言制止,他寒著眸回頭,銳利的眸光死死盯著對方看。

蕭謹言卻並不在意,極其認真的說:「她還沒發泄夠!」

這個她是誰不言而喻。

楚燁被氣的七竅生煙。

好在華曉萌狠狠給了華晨曦一巴掌,徹底將對方給揍哭之後,終於是滿意了。

隨後一把將人推到楚燁懷裡,壞心眼的想,她這可是在幫楚燁呢。

「華晨曦,這只是一個教訓,滾吧!」

華晨曦整個人都有些崩潰,趴在楚燁的懷裡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她抬頭想要尋求蕭謹言的安慰,哪怕是一句也好。

可惜,這人真是連看都不願意看她,眼睛里都是華曉萌的影子。

楚燁心疼的抱緊她,夾雜著冰刃的眸子狠狠剮了華曉萌一眼,分明在說:華曉萌,你真是很好,竟然忘記了我的警告,那就不要怪我了。

華曉萌自然也是察覺到了他的眼神,嘴裡嗤笑,警告,威脅,那是什麼東西?

楚燁帶著滿身傷痕的華晨曦走了,這次沒有人阻攔。

等人離開之後,華曉萌伸手揉揉自己有些脹痛的臉頰,嘶,華晨曦那沙幣,下手是真的狠啊。

蕭謹言臉上的表情淡去,大手抬起,觸碰華曉萌被打的半邊臉,無不心疼的說:「很疼?」

華曉萌嚇了一跳,下意識後退一步,離開蕭謹言籠罩的範圍,剛要開口,就聽到男人繼續道:

「抱歉!」

「為什麼要道歉?」華曉萌莫名其妙的道,緊接著,心裡古怪的想,蕭謹言該不會因為她被打了,所以道歉吧?

華曉萌猜對了,蕭謹言確實是因為沒有保護好她而有些懊惱。

轉頭對著沈翔說:「讓人準備些冰袋!」

話落,上前,一把將華曉萌打橫抱起,大步往外走。

身體驟然失重,華曉萌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激動的道:「蕭謹言,你要幹什麼,放我下來!」

男人閉口不言,直接將人扔到車上。

蘇軟軟一臉懵逼的站在後面,手上還有幾顆沒吃完的瓜子,不是你們走了,我怎麼辦啊,有沒有人管管我?

而這個時候,沈翔已經從經理那邊要了冰袋,見蘇軟軟的樣子,疑惑的道:「蘇小姐,你還站著幹什麼,怎麼不上車?」

蘇軟軟嘀咕,「沒看見你家老闆都把我們萌萌抱走了嘛,誰知道他要做些什麼,我上去合適嗎?」

「你說的有道理,要不,我給你二十塊錢,你去打車?」沈翔想了片刻說。

蘇軟軟氣急,「你怎麼不去打車!」

吐槽完就將沈翔手裡的冰袋搶走,快步跑向車子的方向。

「不是,我去打車的話,誰給老闆開車啊!」沈翔在後面道。

來到車裡,華曉萌滿臉驚恐的盯著蕭謹言看。

怎麼說呢,男人的動作非常溫柔,剛剛還用手墊著車門,生怕她被撞到了,不正常,絕對不正常。

「蕭謹言,你想做什麼?」

蕭謹言抱著她在後座坐定,大拇指磨砂著她的臉頰,似是隨意的問:「你今天說了什麼?」

華曉萌不解的道:「我今天說了那麼多話,我怎麼知道你問的是哪個啊,要不,你先放開我行嗎?」

蕭謹言的眸色一點一點的加深,悠悠的道:「不記得了?」